【瀕死經驗】神聖的靈光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神聖的靈光

發表  Admin 于 周二 7月 21, 2015 9:12 am

蘇珊博士

我的經歷

在一個陰雨綿綿的星期六早晨,身處德克薩斯州的我,不禁回想起了1955年伊利諾斯州的那個冬日 站在新家廚房的水槽旁邊,我思念著自己在空軍部隊服役的丈夫。一個星期前,他剛被派去英格蘭執行一項為期三年的任務。而我的那兩個寶貝小女兒,6歲的凱茜和18個月的凱蘿,此刻正在我身邊嬉笑玩耍。再過幾個星期,我們就要遠赴重洋,去和我的丈夫會合了。生活是多麼美好啊,而我們又是這般的幸運!兩年前我曾經是一個無神論者,而現在,我成為了一名基督徒,並擁有一個基督教的家庭。


死神摁響了門鈴

正當我站在廚房裏的時候,突然,一種劇痛狠狠地刺透了我的腹部,使我頃刻倒地。一小時之內,我都無法用足夠的力量站立起來。我始終牽掛的是兩個孩子,於是便呼喚父母前來幫助。作為一個護士,我意識到相當嚴重的事情正在發生,並拼命思考著這種劇痛的來龍去脈。一個星期以前,我曾到空軍基地醫院看醫生,因為我有種感覺自己像是懷孕了。經由一番檢查之後,這位婦產科大夫否定了我的看法,告訴我沒有懷孕。但我並不相信他。躺在床上,我能清晰地感覺到我的症狀所告訴我的一切。我的確懷了孩子,但胎位卻不正常,也就是說胚胎在輸卵管裏發育了起來,而不是在子宮裏。這就意味著我所經歷的疼痛,原是由於隨著胚胎的不斷成長,致使輸卵管遭到頂起和破裂。血從而源源不斷地流出,流進了腹部。我們的牧師也來到了,和我父母一起為我祈禱。


死亡之後的生命

去往基地醫院的路上費盡周折,疼痛萬分。抵達之後,儘管醫務人員已經得曉我的症狀,可我和父親仍被通知先作等候。當我最終被抬上檢查室的一張手術桌上時,我已經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消失了。然而我的念頭還是縈系在兩個小女兒身上,她們將會遭受些什麼,又將有誰會愛護她們和照顧她們呢?

我的聽覺仍然靈敏, 能夠聽到檢查室裏的每一句話。當時有兩位內科醫生和三名助手在場,正在用盡一切方式獲取心跳和血壓,我感到了他們深深的擔憂。正當這個時候,我開始緩慢地向天花板飄浮而去,停留在了那兒,定睛觀察下方發生的一切。下面的手術桌上躺的是我僵硬而無生氣的身體,一名醫生正在對另一名剛進屋的醫生說:你到哪兒去了,我們到處在找你。現在太晚了,她已經死了,任何心跳和血壓都沒有了。而另外一名醫生說,我們怎樣才能通知她丈夫這個壞消息,他一個星期前剛去英格蘭執行任務。我從上方目睹著這一切,暗自想道:對呀,你們怎樣才能通知我丈夫這個壞消息呢,問得可真好。你們考慮得可真是周全哪。我記得自己此刻的所想:怎麼這時候我還能幽默起來?

我看不見下面手術桌上的自己,以及房間裏的任何人了。突然,我察覺到有一種無所不包的靈光的照射, 疼痛立刻消失了,我的身體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展與自由。欣喜與滿足充盈了我,我的耳畔響起一種只能天堂裏才有的,最優美動聽的音樂。我暗自想道,原來這就是天籟之音啊!我感到了一種超越人類理解的安寧。我向這光芒望去,體悟著這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真想永遠沉浸在裏面不離開。在我的面前有一個神聖的存在體,那是耶穌基督,上帝之子。我並沒有直接看到他,他在聖光之中以心靈感應的方式向我告知了這一切。我沐浴在滿溢的上帝之愛中。他對我說,一定要回到年幼的孩子身邊,塵世間尚有工作等待我去完成。儘管並不想離開,我還是慢慢地回到了現已被放置在另外一個房間的,自己的身體裏面。在那個房間裏,醫務人員正在準備最後的搶救。我的意識回歸了身體,只聽見醫生對我說著,我的心跳恢復了,為使輸卵管裏的異位懷孕和出血能夠清除,他們將對我進行一次大手術。此後我開始了數小時的昏迷。


床邊的神聖來訪

上帝又給我傳達了另外一道消息。這一次,我並沒有離開自己的身體。手術結束之後,我躺在床上靜靜休息,而這時我生命中最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那道靈光重新回來了,充盈著整個房間。基督耶穌在光亮之中顯身了,是那樣的妙不可言,他的愛和仁慈無處不在。基督耶穌向我顯現的是他的肩膀至頭頂部分。他依然用心電感應的方式對我說:記住我所對你說過的話,記住我對你的顯身,這對於你和你以後即將從事的工作,會是一個持久的安慰和啟示。現在,你再也沒有畏懼死亡的必要了。


接下來的日子

接下來的幾天,總有很多醫務人員找盡各種理由來造訪我的病房。醫院裏的新鮮事藏也藏不住,很快,每個人都得知了我先是被宣佈死亡,然後又活了過來的怪事。婦產科大夫來看望我時,注意到放置在床頭的聖經,便詢問我的宗教信仰。我知道他也聽說了我死去那段時間基督的神聖蒞臨,因為我曾告訴過我被宣佈死亡時在場的那些醫生。在我完全康復之後,我把整場的對話都告訴了醫生們,他們表現得相當驚訝。

幾天之後,我離開了基地醫院。當車快要駛進家中時,我看到兩個寶貝女兒把小臉藏在窗戶後面,遠遠地向我們望過來。我在心底暗想,上帝啊,感謝你讓我回到我的孩子身邊,感謝你讓我今生有幸成為她們的母親。真是永遠難以忘懷窗戶後面那兩張可愛的小臉。


往後的年月

後來,我和女兒去了英格蘭和我的丈夫會合,我也實現了從事教育的夢想。我的瀕死經歷開拓了我整個生活,以及在主日學校工作的新深度。回到美國之後,我的家庭不斷成長,而我也繼續自己的教育工作,在大學裏教授護理學。我一直心懷感激自己的重回塵世,被賜予第二次生的機會。所以我的時間應該更明智地使用。 現在的我已經退休了,作為一個晚期癌症患者,我已經度過了一個非常充實美好的人生。我的瀕死經歷在43年以後,仍然栩栩如生地活在我的內心,靈魂,以及精神之中。上帝的仁慈和愛是不滅的。

在50年代,醫學界對於瀕死經歷這樣一種現象並沒有投以過多的關注。於我來說,我的瀕死經歷是神聖的,一直把它深深埋藏在心底。起初只和我的丈夫及父親分享了它,然後是我的孩子們。70年代以來,相關的書籍開始不斷湧現,我發現原來有一大群擁有相似經歷的人們。然而,很多人都提到的生命回顧、以及隧道經歷,我卻並不擁有。或許我的生命回顧,在當我變成一個基督徒、向基督懺悔自己過錯的那個時刻,便已經發生了。今天我們的社會資訊發達,死亡相關的研究課題正在穩步深入,這些都讓我感到了欣慰。

NDERF編者按:感謝蘇珊和我們分享這件使人深受啟發的經歷!在所有的瀕死經歷中,有隧道體驗的僅占百分之三十。我認為,瀕死經歷給予我們的恰是我們最需要的。而你以你自己的方式,已經歷經過了一次生命回顧。於是它不再成為一種迫切需要了。



資料來源:http://www.nderf.org/Chinese/in_the_divine_light_nde.htm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