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通向死亡的道路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通向死亡的道路

發表  Admin 于 周一 7月 27, 2015 4:18 pm

原著: Mellen-Thomas Benedict

通向死亡的道路

在1982年, 我因末期癌症而死.

我的狀況是無法動手術的.

我選擇不作化療. 醫生說我有6〜8個月可活.

在此之前, 我已經對於核子危機, 生態危機等等…變得越來越沮喪.

我變得相信自然界已經犯下錯誤 〜 我們可能是地球上的癌.

最後就是那觀念殺了我.

在瀕死經驗之前, 我試過各種另類療法, 一點幫助也沒有.

所以我決定這是我與上帝之間的事.

我從未真正的想過上帝. 也從未觸及任何靈性上的事.

但是接近死亡的我, 被迫尋求更多有關靈性的資訊以及另類治療.

我閱讀各種宗教及哲學的書. 它們帶給我希望 〜 靈界可能是真的.

我沒有醫療保險, 所以我的生活積蓄在一夜之間全花在醫療檢驗上.

為了不願把家人拖垮, 我決定自己處理這些事. 我最後住進了收容所.

蒙受上天賜福, 由一位我稱之為 “安” 的天使看護著.

她陪著我經歷隨後所有發生的一切.

進入光

我大約在清晨 4:30 醒來, 而且我知道時辰到了.

我正步入死亡. 我打電話給幾個朋友, 與他們道別.

我喚醒 “安”. 請她答應我〜死後六個小時內, 保持我的肉體不受打擾 ,

因為我閱讀過 : 死亡時會發生許多有趣的事情. 我回床去睡.

接下來我記得的第一件事情是 : 我意識完全清醒, 而且站了起來.

然而我的身體是躺在床上的. 我似乎是被黑暗環繞著,

但是我可以看見屋子內的每一個房間, 屋頂, 甚至屋子的地底下.

一道光照耀我, 我轉向它,

而且意識到它與其他瀕死經驗者所形容的相似.

它是莊嚴華麗的, 可觸知的, 非常吸引人的.

我想走向那光, 就像我想進入理想中的父親或母親的懷抱.

當我移向那光時, 我知道如果我進入那光, 我就會死.

所以我說/感覺 : “請等等! 在我走之前, 我想和你談談. ”

整個經驗暫時停止. 我發現我可以控制這過程.

我的請求被允許. 我與光對話. 那是我所能描述的最佳方式了.

那光變化不同的外形, 像耶穌, 佛陀, 克里斯納, 原型圖像, 以及符號.

我以心電感應的方式問 : “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

傳送的訊息是 : 我們的信仰形成了我們所接收的回饋訊息.

如果你是佛教徒, 或天主教徒, 或基本教義派的,

你得到你自己心中印象的回饋訊息.

我發覺一個大我的母體 〜 一個源頭的導管.

我們都擁有一個大我, 或是一個屬於我們存在的超靈部分, 一個源頭的導管.

所有的大我相連結成為一個生命. 所有的人類相連結成為一個生命.

它是我所見過最美的東西. 它像是所有你曾想要的愛,

它是那種治療, 癒合, 重生的愛.

那時我準備好要走了. 我說 : “我準備好了, 帶我走吧!”

然後那光變成我所見過的, 最美的東西 〜 地球人類靈魂的曼陀羅(mandala).

我看見我們是最美的創造物〜 優美的, 奇特的…說不盡.

我無法完整的說出它是如何在一瞬間改變了我對人類的看法.

我說/想/感覺 : “哦 ! 上帝, 過去我不了解.”

我驚訝的發現〜沒有一個靈魂是邪惡的.

由於無知和匱乏, 人們可能做出可怕的事情, 但是沒有一個靈魂是邪惡的.

光告訴我 : “人們所尋求的是愛 〜 支持他們的是愛”

“使人們扭曲的是因為缺乏愛.”

那啟示繼續著.

我問 : “這是否意謂著人類將會被拯救呢 ? ”

如同喇叭吹出一陣螺旋形的光, 光說: “你們挽救, 修復以及治癒你們自己.

你們一直都如此, 也永遠會如此. 你們在世界被創造之前就擁有這力量.”

在那一瞬間, 我了悟到我們已經被拯救了.

我全心感謝那上主之光.

我所能想出的最好方式是:

“哦! 親愛的上帝, 親愛的宇宙, 親愛的大我, 我熱愛我的生命.”

光似乎更深深的把我吸入, 吸收我. 我進入另一個比之前更深奧的領域,

而且意識到一股巨大的光流, 浩瀚, 強烈, 且深邃.

我問 : “這是什麼 ?”

光回答: “這是生命之河. 盡情的飲這 ‘甘露水’(manna water) 吧!”

在狂喜之中, 我深深的餟飲.

無物之空境

忽然間我感覺好像如火箭般被這生命之流送離地球.

我看見地球飛逝. 太陽系颼颼掠過 , 然後消失.

我飛過銀河的中心, 在移動當中, 我吸收更多的知識.

我學習到這銀河以及整個宇宙充滿了許多不同種類的生命.

我看見許多世界. 我們在這宇宙中並不孤單.

看起來好像宇宙所有的創造物飛過我, 並消失於一個光點.

然後第二個光明出現.

當我逐漸進入第二光明, 我可以感知永恆, 超越無限.

我是在空境中, 創世之前, 時間之始, 最初之音(或振動).

我安歇在創造之眼中, 而且似乎可觸摸到上主的臉龐.

那不是一種宗教感. 我只是與絕對的生命與意識同一體.

我直接乘著生命之流進入光的中心.

當它再次把我吸入, 我感覺到被光擁抱著.

事實擺明了〜 根本沒有死亡; 無物出生, 也無物死亡;

我們是不朽的眾生, 我們是屬於一個天然的生命系統, 它無止境的循環.

我得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能消化 “空的體驗”. 它小於無物, 卻比任何一物偉大.

世界是上主透過每一種可想像的方式, 探索祂自己.

透過你頭上的每一根頭髮, 透過每一棵樹的每片葉子,

透過每一個原子. 上主正在探索祂自己.

我看見每一個人事物都與大我一體. 上主就在此. 那就是祂的涵義.

每一個人事物都是由光組成的; 每一個人事物都是活生生的.

愛的光芒

沒有人告訴我我必須回來. 我就是知道我會回來.

從我所見的一切, 回來是很自然的.

當我開始回到我的生命循環中 ,

我從未想過, 也未被告知〜 我會回到同一個肉身中.

那也無所謂. 我已完全信任光以及生命的過程.

當生命之流與光融合時,

我要求永不遺忘這些啟示, 以及我在另一邊所體驗的感受.

我再次把自己看作一個人類, 而且我樂於那樣.

由於我所見的一切, 我會樂於成為這宇宙的一個原子. 一個原子!

所以能成為上主的人類那一部分…這已是最棒的祝福了.

它是一個祝福〜 超越了我們對於祝福的最狂野幻想.

對於我們每一個人而言, 人類的經驗是令人敬畏, 且莊嚴華麗的.

我們每一個人, 無論是在何處, 無論是否 “失敗”,

就在我們所在之處, 都是對地球的一個祝福.

所以我回到轉世的過程, 期待再次成為一個嬰兒, 投胎於某個地方.

但是我卻轉世回到這個肉體.

當我睁開雙眼, 我非常驚訝竟是回到這個肉體,

回到我的房間, 旁邊有某個人淚眼汪汪的看著我.

她是 “安” , 我在收容所的看護. 三十分鐘之前, 她發現我已死亡.

我們不確定我到底死了多久, 只是她在三十分鐘之前, 才發現我死亡.

她尊重我的意願 〜保持我剛死的肉體不受打擾, 她可以證明我真的死了.

那不是一個瀕死經驗. 我相信我可能體驗死亡至少有一個半小時.

當我醒來而且看見外面的光線, 我困惑了,

我試著走向光, 但是我從床上跌下來.

她聽見 “ 嘣!”一聲, 跑進來, 然後發現我在地板上.

當我恢復過來, 我感到驚訝, 而且對於已經發生的一切充滿敬畏.

起初我對於那體驗沒有記憶. 我一直溜離這世界, 也一直問 “我是活著嗎?”

這個世界似乎比那個世界更像是一場夢.

三天後, 我恢復正常, 更清晰, 然而不同於從前.

我死亡之旅的回憶稍後才恢復.

自從我回來, 對於我曾見過的人, 我無法找出任何的錯誤.

在死之前, 我是帶著批判的, 我認為人們全都做錯了, 除了我之外.

大約三個月之後, 一位朋友說我應該去作癌症檢驗.

所以我去作掃描等等…我覺得很健康.

我依然記得, 診所的醫師看著死亡前後的掃描.

他說: “現在我無法找出癌症的徵兆.” 我說 : “是奇蹟嗎 ? ”

他回答 : “不.” , “這類事情有時發生…自發性的復原.”

他似乎不太感動, 但是我卻印象深刻. 我知道那是一個奇蹟.

學到的功課

我問上主: “什麼是地球上最好的宗教 ? 那一個是對的? ”

上主帶著偉大的愛說 : “那不重要! ”

多麼不可思議的恩典啊!

我們屬於什麼宗教並不重要. 宗教來來去去, 它們在改變.

佛教未曾永遠在此, 天主教未曾永遠在此, 而他們都即將變得更開悟.

更多的光現在正來到所有信仰系統內.

許多宗教會抗拒和爭鬥,

一個宗教反對另一個宗教, 相信只有他們自己是對的.

當上主說 : “那不重要.”

我明白那是我們在意的, 因為我們是會在意的眾生.

源頭並不在意我們是新教徒, 佛教徒, 或猶太教徒.

每一個都是一個反射〜 整體的一個切面.

我希望所有宗教都能了解它, 而且讓彼此存在.

那不是多元宗教的結束, 而是尊敬彼此.

每一個擁有不同的觀點, 而它們合起來成為宏觀.

我死時帶著強烈恐懼看待有毒廢料, 核子武器, 人口爆炸, 雨林消失…等問題.

回來後, 我帶著愛看待每一個問題.

我愛核廢料. 我愛核爆蕈狀雲 ;

這是我們迄今所展現最神聖的曼陀羅, 像一個原型(archetype)一樣.

那可怕的, 驚人的雲忽然間把我們一起帶向一個新的意識層次,

比起地球上任何一個宗教或哲學更有影響力.

明白了或許我們可以炸毀這星球50次, 或500次,

我們終於了解到我們必須同舟共濟.

有一段時間, 他們必須引爆更多的炸彈, 以使我們了解.

然後我們會開始說 : “ 我們不再需要這個了. ”

現在我們真的在一個我們未曾有過的, 更安全的世界,

而且它正變得更安全.

所以起死回生後, 我開始愛有毒廢料, 因為它使我們團結在一起.

這些東西的影響力是如此之大.

無雨林之憂將會減緩, 而且在50年內, 地球上會比以前有更多的樹木.

如果你正投入於生態學, 就放手一試吧!

你是那正在覺醒之系統中的一部分.

以你所有的力量放手一試, 但是不要沮喪或灰心.

地球正在它本身的馴化過程中, 而我們是它身上的細胞.

人口增加正趨近於最理想的能量範圍 〜 以導致意識上的轉變.

那意識上的轉變會改變政治, 金錢, 以及能源系統.

偉大的生命秘密與聰明才智關聯性極小. 宇宙不是一個聰明才智的過程.

聰明才智是有益的; 但我們的心是更具有智慧的部分.

自從我回來, 我也自然的經驗過光.

我學習到如何幾乎在每次我靜心時進入那空間.

你也可以這樣做. 你不必先死亡. 你已經有線與之相通.

肉體是最莊嚴華麗的光. 肉體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光宇宙.

我們不必去與上帝融合 ; 上帝已經時時與我們融合在一起了!

資料來源 http://omniloveteam.blogspot.tw/2013/09/blog-post_3853.html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