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揭密】上帝之狂喜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揭密】上帝之狂喜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9月 11, 2015 2:01 pm

三草譯作》
<<死亡好過一切>>
--瀕死經驗揭密
原作:凱文.威廉斯(Kevin R. Williams)

(三十五年前﹐珍史密斯在醫院生第二胎﹐經歷了臨床死亡而有了瀕死經驗。)

我完全有知覺。我處在黑暗中。我看不到任何東西。我自忖﹐“不該是這個樣子的。我不該知道任何東西存在的﹐但我卻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在那節骨眼上﹐我感到什麼東西離開了我的身體。那是一陣呼咻聲。它從我的頭頂上出去。我可以感覺和聽到它。只是一陣輕柔的呼咻聲。煞那間我覺得自己站在一團灰色的霧裡。隨後我知道自己死了。

這個經驗的記憶烙印在我的靈魂裡。當我發現自己站在這個灰色的霧裡﹐明白到自己已死了時﹐我記得感到如此極度喜悅﹐激動﹐因為我知道即使我是我們所謂的“死”了﹐我還活躍得很。活躍得很。我完全知覺。我開始傾倒這些感恩的情緒。我不是口頭上在說﹐而似乎是我的本質內在在說﹐“謝謝你﹐謝謝你﹐上帝﹐把事情安排成這樣﹐我真的是不朽的。我沒有滅亡。”

我涉及這個浩瀚的感激和喜悅之傾注﹐在我有這種內在感覺時﹐這道白光開始滲透入我的意識裡。它進入了我。或似乎我出去進入它裡面。我在它進入我的意識領域時﹐我延伸入它裡面。除了這道燦爛的白光﹐我沒有什麼其它知覺。那光帶來最難以置信的全然的愛﹐全然的安全感﹐全然的保護感。我只是包裹在它裡面。我記得幾乎是躺在它的搖籃裡。那種動力感幾乎是觸摸可知的。

在我存在這白光中﹐處在這難言的愛中時﹐我開始欣喜若狂起來。這種興高采烈成了形。這種福氣成了形。我的意識開始隨著這福氣擴張。突然間整個知識領域進入我的意識領域﹐好像是一整塊知識掉進來存在我裡面。我知道這要費些口舌才能說清楚﹐但我得到的不是好幾句話- 它是一整塊兒地給了我。我所知道的是﹐我是不朽的﹐我是永恆的﹐我是不可毀滅的﹐我過去一直是﹐將來也一直會存在﹐我不可能失落於這個世界。

我不可能掉落在宇宙中某個隙縫裡﹐永遠不被人知。我只知道我是絕對安全的﹐過去一直而且永永遠遠都是安全的。

當我消化了那大塊的知識後﹐另一塊知識又來了。一整個知識領域進入我內在﹐我當時知道的是﹐整個宇宙是根據一個完美的計劃在運行的。我知道那個計劃是完美的。我們所想到的每一件難以理解或不公平或殘酷或無論是什麼的事﹐都不是沒有意義的。我知道那很難理解﹐但我知道這點。我理解。我理解的方式是﹐當我從那經驗裡回來後﹐我真的再也不能理解了。我理解到﹐我們所擔心和關心的一切事﹐事實上根本都不必去操心。因為一切的背後﹐都有一個完美的計劃存在﹐該計劃正以完美的方式在實現著。

然後我只是記得我變得更有福氣﹐更欣喜﹐更狂歡。我一直填著又裝著那光﹐以及光裡面的愛。那光的動力一點也不靜止。它是如此動態﹐其間的愛﹐喜悅和知識是如此澎湃著。在你把它裝進自己裡面時﹐或者說在它進入你而你接納了它以後﹐你的狂喜程度只有變得更高大。

我知道自己已失去了肉體的所有感官。剩下的只是自己的意識﹐一種純粹而自由漂浮的意識﹐我在這個經驗之過程中根本沒有思考。我沒有思緒。我只是一個接收站。我只是感覺﹐吸收以及攝取而根本不加思考。我抵達這個狂喜點﹐突然我忖著第一個念頭。

我不知道自己在狂喜到炸開之前還能承受多少這個現象。

這個念頭一有﹐那光開始後退。所以﹐這個宇宙是不會令我們粉碎的。我們每一次都不能取超過我們的處理能力的福氣和喜悅。

美麗青草原

隨著光的轉弱﹐我所形成的狂喜也開始消散。有兩秒鐘之久我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我究竟在那光裡待一分鐘或一百年之久。我想那所有的能量只令我產生健忘症兩秒鐘。但那也不允許持續太久。

在一或兩秒鐘之間﹐我發現自己已站在一個絕對美麗的綠色草原上。我當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再度知道我是誰﹐知道自己已死了。我知道我的健忘症已過去。

我站在這個華麗的草原上﹐記得那裡的光和地上這裡的光不一樣。雖然那不是我所處身過的燦爛白光﹐但那是一個更美麗的光。這光有一種金色。我記得天空很藍。我不記得看到太陽。那色彩是非凡的。草原的綠色是美妙的。花開遍地﹐那些花的顏色是我從未見過的。我很明白我以前從未見過這些顏色﹐我因此很興奮。

我以為我見過所有的顏色。我因這難以置信的美麗興奮得要死。除了美麗的顏色外﹐我還看到每一個活物所發射出來的柔和光。那不是從外在來源反射過來的光﹐而是從這花的中心裡所發出的光。就是這種美麗的柔和光。我想我正看到萬物內在的生命。

當我欣賞完這個精緻美景後﹐我開始走過去。我才走了幾步就看到前面有座山丘﹐一座低小的山。約有18到20人站在山丘上。他們都穿著很簡單的袍子。我想是一種希臘式的袍子。他們也都處身在這些美麗的顏色裡。其中有男人也有女人- 男多過女﹐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思考了一下﹐但該處有男也有女。沒有一個人是我認識的﹐但我對山的另一邊沒有密切的感情聯繫﹐所以沒有我認識的人也不奇怪。

我對自己說﹐“噢﹐我想跟他們談話。”似乎我立刻就來到山頂上。我不知道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滑行到那裡﹐或者我只要心想事就成了。我記得的倒是﹐我不必爬行上山。那事毫不費力。

真理之時刻

我發現自己到了山頂上後﹐看到地平線下方不遠處有一座城市。我不知怎地意識到那不止是一座城市而已﹐我所看到的事實上代表著一個世界。我忖到﹐“那是我剛來自的城市﹐還是我正要去的城市﹖”我沒有機會尋求答案﹐因為就在那時刻﹐山丘上那群人中有3到4個男人向我走來﹐我們打了照面。

我向他們說﹐“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明白我死了。我知道要再發生的事。

其中一個男人一路負責跟我說話。他很高﹐比其它幾人都高。我記得他穿的袍子是紫色的。他頭上有一圈瀏海是白色的。他的頭頂是禿的。他有一張絕對非凡的臉。那是一張很高貴﹐很仁慈﹐我們公認是有靈性的臉。他似乎也有很大的權威﹐所以我覺得在跟一個完全可信任的人談話。

當我對他說﹐“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明白我死了”時﹐他說﹐“是的﹐那是真的﹐但你不會待在這裡。你來這裡的時候未到。 ”

我必須告訴你﹐當我們交談時﹐我們不必動嘴巴。我能記得我只要有說什麼話的脈動﹐他立刻就能明白而回答我。雖然他不動口地和我說話﹐我的內耳卻能聽到他的聲音。我知道他聲音的音色。那是一種精神交流﹐但我能聽到他的音色。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能記得他的音色。

我又告訴他﹐“從我越過界以來所發生的每件事都很美麗。每一件事都如此完美。至於我所犯的罪過怎麼辦﹖”

他說﹐“沒有罪過存在- 沒有你在地上所認為的那種罪過。這裡唯一有意義的事是你的思想。”

然後他問我一個問題﹐“你心裡存的是什麼東西﹖”

之後我以一種自己根本不能理解﹐也難以置信的方式﹐深入地察看自己﹐真正深入到自己本質之核心裡。我看到自己的內心裡除了愛﹐別無其它。我的核心裡是完美的愛﹐愛的完美。我對萬物有完整的愛和接納。我看到自己的溫和﹐柔善﹐無害之心。我整個人只是完美和仁愛。

我對他說﹐“可不是嗎﹖”我覺得自己和以前早就有過的知識連接上了。我不知道我怎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我早就知道那事。

我說﹐“你能告訴我萬物是怎回事- 整個世界- 每一件事嗎﹖”

他說﹐“可以。”

他最多只說了三句話。就那麼簡單。我立刻頓悟了。我完全領悟他告訴我的東西。我記得又對他說﹐“可不是嗎﹖”再度又有和那些我一度有過的知識聯繫在一起的感覺。我不知道我為何忘記了那些知識。

我告訴他﹐“既然我不能留下﹐我想把這些知識帶回去告訴很多人。我可以把這些知識全都帶回去嗎﹖”

他說﹐“你可以把關於罪的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帶回去。第二個問題的答案你不能帶回去﹖”

接下去我所知道的就是﹐我的頭上有一個巨大的碰擊聲。那聲音好大﹐好快﹐極度難受。它只持續了幾秒鐘- 一陣巨大的乓﹐乓﹐乓﹐乓聲。隨後就過去了﹐我的耳朵有一種電子卡答聲。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滴答聲﹐因我記得想到那聲音幾乎是一個錄音機的聲音。卡答聲後就沒有了﹐我回來了﹐張開我的眼睛。我的醫生就站在我面前﹐正在操作一個令我極不舒服的東西。

那次經驗以後﹐我再也記不得我被告知過的話﹐即使是兩三句。我多年來試圖又試圖努力去回憶﹐特別是晚上上床後﹐入睡前躺在那裡時。但我就是想不起來。最後我停止了嘗試。

但是﹐即使我不記得那人告訴我的兩或三句話﹐我卻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東西。我知道那一定和愛有關。我相信那一定和他問我﹐“你心裡有什麼東西﹖”時我能夠看到的東西有關。我看向自己的內心﹐看到自己就是完美的愛。

我要說的是﹐這不止是我而已。它適用於所有的人類。我們就是這樣的本質。這就是我們的核心。這個愛﹐這個完美﹐這個神性。我相信這個世界會繼續旋轉﹐我們都會得到這個經驗﹐這個情形會永永遠遠地持續下去。當我們把這個認識帶入我們的意識裡﹐時時保有它時﹐我們和上帝的連繫就存在了﹐而不是只存在我們的無意識裡。我們將時時有意識地認識到我們是誰。我想那趟旅途就是這麼回事。


資料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d71a600100kwo2.html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