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揭密】永恆問題之答案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揭密】永恆問題之答案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9月 11, 2015 2:06 pm

三草譯作》
<<死亡好過一切>>
--瀕死經驗揭密
原作:凱文.威廉斯(Kevin R. Williams)

(金伯利.克拉克.沙普心臟突然停止﹐無呼吸無脈搏地躺在人行道上幾分鐘內經歷了瀕死經驗﹐這個經驗使她日後成為西雅圖國際瀕死經驗研究協會(IANDS)的成立人之一兼會長。)

首先我聽到的是一個女人的迫切聲音﹕“我摸不到脈搏﹗”“我摸不到脈搏﹗”

事實上﹐我說道﹐我感覺良好。仔細想一下﹐我從未覺得比當時更好更鮮活過。我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健康而完整﹐寧靜而合一。雖然我還是看不到﹐我卻聽得到一切- - 很多聲音同時發出的吵雜聲。那不影響我。我讓它去。我看開一切。


我下一個知覺是我處在一個全新的環境裡。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獨處﹐但還看不清楚﹐因為我被裹在一團濃密黑灰的霧裡。我有一種期望感﹐和等候飛機起飛或抵達的感覺一樣。待在那裡好像很自然很對勁的舉動﹐我該等多久就等多久。地上的時間對我不再具有意義。沒有“以前”或“以後”的觀念存在。一切-- 過去﹐現在和未來都同時存在。


突然間一個巨大的爆炸聲在我下面響了﹐一種光的爆炸滾散到我視野所及的最遠方。我處在光的中心。它吹走包括霧氣在內的一切東西。它抵達我所能見的宇宙之盡頭﹐再以無數層次地折返。我看著永恆之展開。


那光比幾百個太陽還亮﹐但不傷我的眼睛。我從未見過比這光更明亮或金黃的東西﹐我立刻明白那光完全以愛構成﹐全都衝著我而來。這個美妙﹐活顫顫的愛非常個人化﹐如同世俗之愛情一樣﹐但同時又很神聖。


雖然我從未看過上帝﹐但我認識到這光是上帝之光。但即使用上帝這個字眼來形容那存在之華麗都嫌渺小。我和我的創造者在一起﹐和祂的存在進行著神聖的溝通。那光朝向我﹐貫穿我﹔環繞我刺穿我。它只為我而存。


那光給了我知識﹐雖然我聽不到任何言語。我們不用英語或任何其它語言溝通。這種溝通比語言來得容易和清楚。它好像是對數學或音樂之理解- 非口語之知識﹐但不減其深奧之知識。我正在學習生命之永恆問題的答案- 我們以陳腔濫調嗤之以鼻的問題。“我們為何在這裡﹖”為了學習。“我們的生命之目的何在﹖”去愛。我覺得我好像重新記得這些一度知道但不知怎地忘了的事情。我在這之前未能想通這些問題又有些難以置信。


然後這個知識和知覺所帶來的狂喜被打斷了。再度﹐不用言語﹐我明白我得回去地上的生命。我很震驚。離開這一切﹐離開上帝﹐回去那個陳舊﹐被遺忘的存在裡﹖ 不行。我這個一向順從的女孩頓足起來。但沒用。我得回去。我知道。我已在路上。筆直進入我的身體。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軀體﹐明白到我不再是它的一部份。直到此刻﹐我只在鏡子或照片上看到自己。我現在在四英尺外的地方﹐恐慌地看著這個奇怪的身體。我看著我很熟悉的身體﹐對我的置身度外也感到驚訝。我帶著好像看著春天時所脫下的冬天外套所懷的感激之情看著我的身體。它很好地服侍過我﹐但我不再需要它。我對它毫無眷戀之情。無論曾構成我所知道的我是何物﹐它們都已經不存在。我的本質﹐我的意識﹐我的記憶﹐我的個性都存在那個血肉之監牢的外面﹐而非裡面。


資料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d71a600100kh6a.html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