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Sarah 的瀕死體驗 NDE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Sarah 的瀕死體驗 NDE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8月 12, 2016 9:16 am

經歷:

  1989年8月晚上10點左右我從一個志願者站騎車回家。當我快到紅綠燈時,被一輛車速50邁的敞篷小型載貨卡車從後面撞倒。我和車都靠到卡車上。當司機猛剎車時,我在空中被彈出60英尺,撞到路肩。我的肺受傷了,大多數內臟都破裂了,並且骨盆和幾條肋骨也碎了。我幾乎要死在路邊,幸好一名附近的警察迅速叫來救護車。我不記得上述的這些事情,在我來講,以下是我的記憶:我先是騎著自行車, 然後立刻在一個完全黑暗的地方,我沒有方向和角度的感覺,但是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就是說,我有一個身體。在不遠 處 我注意到嗡嗡聲和一點亮光。聲音逐漸變大,光也向我而來。當目標靠近時,我注意到那是一個奇幻的魔鬼生物,被火焰包圍著,有著巨大的眼睛和牙齒,留著口水咆哮著向我舞者過來。它的眼中有威脅,咬碎了牙,向我伸出一條流口水的橙色舌頭。我被鉚在了黑暗中我站的那個地方,似乎沒處可逃,那個東西越來越快,一定要過來阻擋我。


我站在那個 地方 ,閉上眼睛,等著被火焰吞沒或者被吞吃,或者都是。然而,我意識到它慢慢的沒有痛苦的穿過我的身體,我用內在的眼睛看,只發現它高興得笑著,穿過我融化。我後面有一陣霧氣,然後突然我穿過黑暗非常快的飛向前面。我飛過另外兩個不同顏色但仍然可怕的魔鬼生物。由於有了第一個的知識,我也讓這些東西接近並穿過我。很快我到達了黑暗中一個隧道的入口。隧道似乎由灰雲一樣的物質建成,遠遠的在右邊有一個口。然後分叉了,看不到盡頭。在右邊的分叉處,從分叉處的右邊發出黃白的光,淡淡的照亮隧道。我上下看了看自己,發現自己沒有身體,而是代替為一個藍白色的光,好像一種交叉的十字或者有脈搏的星星。那時候的我感到自然和愉快。不再被連著一個有重量的形式讓我感到非常自由。


回頭看隧道裡面,我注意到結構的兩邊都有門口,一些其他的十字/星星在隧道裡徘徊,有些是和我一樣的藍色,有些是琥珀色。另外兩個藍色的十字/星星出現在我身旁,輕輕把我推進隧道。我沿著飄上去,看到有些門開著,有些關著。第一個我瞥見的門類似經典的地獄。有尖叫和痛苦難忍的喊聲。裸體的人被燉在一個有幾個池子的貧瘠場地,池子裡都是泡沫排泄物和鋸齒形的石頭。惡魔和其它動物在用所有可想像的方式折磨人們。而且人們也互相折磨。當我靠近這個險惡場景的門口,我感到好像一個漩渦的力量把我吸入那裡,我發現自己 飛 在這個痛苦的地方上面,氣味腐敗,熱到幾乎無法忍受,然而有一部分我被這個國度里居民受到的多種多樣的痛苦痴迷著;而絕大部分我想離開,所以我沒有任何困難的離開。我感到任何人如果想都可以離開。我感到沒有任何人和事能把那些人囚禁,除了他們自己相信他們繼續承受的痛苦。


我 飛 回到門口,門口在 地獄 的每個角落清晰可見。我離開的時候只有歡樂,但我仍感到有一部分自己遠離那種快樂。下一個門口並不更好,我可以看到,人們頭向下,走在貧瘠的黃色岩層上,全神貫注於他們自己沮喪的自我憐憫的想法,沒意識到別人在他們身邊。這個場景發出一種非常孤獨和隔絕的感覺,我躲開了,免得靠得太近,儘管雲的隧道中這個開口旁沒有感到人和吸入的力量。我在向隧道上面飛去,瞥見其他門口。但是下一個讓我永遠難忘,那是一個幾乎難以置信的美麗世界,我看到美麗、樹木繁茂的花園,有噴泉和瀑布,小溪和小橋,都閃著彩虹色的光芒。對這個世界的美麗比較近似的描述就在藝術家Gilbert Williams的作品中,我在瀕死體驗幾年後發現了他的作品。一種寧靜和和諧的感覺在這個場景中流動,然後我向門口移動,有種強烈的慾望進去。就在我進入時,我的 鼻子 遇到好像塑料圍巾的東西。


我向前推,但被輕輕回絕,有個聲音說 你沒有進入這個世界的信息 。那時候我記得感到失望,但是不是因為被認為不值得,只是沒有被通知。然後我把注意力放在光上,它在右手的支叉閃亮著。我進入了光,被一種全然絕對的喜悅轉化。只有喜悅。我對光說, 我在這 。光說 很棒 ,聲音充滿了快樂和祝福。我把自己獻給祝福,學到了很多如果描述的話聽起來粗俗,但對我來說現在和永遠產生共鳴的真理。我學到了我是永恆的,儘管我會經歷很多種死亡,我會永遠知道我是誰。我不用害怕,只是更多去經歷,並且我對自己的經歷有最終的選擇權。這聽上去虛假但是相信我,這種內心知道這些的感覺非常非常的好。最終,我決定不再對永恆的祝福著迷,決定離開。我對光說 我要走了 ,然後光說 真棒 ,同樣全然喜悅和祝福的存在,不論我如何表現。


我飄回隧道,繼續驚奇的向周圍看,當我停在一個門口的前面,向外層空間看。塊狀的岩石飛過,遠處的行星和銀河旋轉著。當看到這個沉寂的景象,一種平靜和冒險的矛盾心理包著我。隧道的入口很近,我能聽見有個聲音喊: 別走Sarah! Zane怎麼辦? (Zane是我的兒子,在這個意外時五歲)。我覺得這些聲音讓我苦惱,因為我不想 去 任何地方,當然我會在那裡看Zane長大。另一個生命在我旁邊出現,我們 談論 我的選擇。我們聽見一個聲音說 如果你經過這扇門,就不能回去了 。我下一個清醒的記憶是在醫院的床上,數不清的管子接著我,嘴裡有個呼吸器。我充滿喜悅,有力的哼哼著,儘管沒法動彈。當我重新回到物理的自己後也很快有了非常疼痛的感覺。


我在瀕死體驗後,必鬚麵對很多考驗和挑戰,包括徹底失去身份,殘疾,貧窮,失去朋友,由於他們無法理解這經歷如何改變了我,以及漫長的痛苦;但是對於靈魂不朽的知識和脫離死亡恐懼的自由已經為我創造了一個寧靜的基礎,沒有任何暫時的物理限制可以動搖。我有一個強烈的願望,就是每個人可以不用經歷我經歷的傷,就​​可以經歷那些奇蹟,因為這樣整個世界就會改變。


資料來源:http://www.nderf.org/ChineseSimple/sarah_nde_sc.htm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