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Diane的瀕死體驗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Diane的瀕死體驗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8月 12, 2016 9:19 am

經歷:
 
我62歲,今年5月底63歲。 1957年8月1日,我接受脊髓手術時,摘除一個橄欖球那樣大的臨床惡性血管瘤,第一次心律為零。血管瘤包圍了第10、11和12根胸椎。手術醫生是洛杉磯外科醫院的Joseph K. Lucas和Jones醫生。那年我21歲,有一個快兩歲的兒子,Larry,醫生們十分擔心預後。手術期間,血管瘤大出血,醫生誤切到我的脊髓裡。我心律為零,護士出去告訴我的家人我已經死在手術台上了。我對從身體分離沒有意識,僅僅覺得手術中醒來了。我在手術台上看手術燈,似乎有面鏡子讓我看到自己躺在台上,我可以描述我如何臉向下,背部因手術切開,血,還有在作手術的醫生們。我也能看見他們把我翻過來側躺著,希望我活過來,那就是我所有的記憶了。第二天在重症監護室裡醒來,我不記得自己回到自己體內,也不知道下面和我家里人說什麼。護士已經回去告訴他們醫生成功地讓我活過來了,但是我不能說話走路,他們還沒有摘除所有的血管瘤,也還沒有按計劃熔合我的脊骨。

 
    醒來的第二天早晨,我大聲叫一個護士幫我走出周圍的石頭。她聽了我說的話就跑去找醫生了,不但我的醫生來了,似乎醫院裡所有有空的醫生都跑到我的房間來了。他們對我的話說著說那。我問石頭能不能移開,Jones醫生照辦了,之後他輕輕的幫我翻身仰臥,問我感到如何,我確信自己感覺不錯,他開始所有的左右移動,測試我的全身。當我對我真正的 感覺 滿以後,他問我還想做什麼。抬頭?我不但同意了,而且告訴他我想取下導尿管,起來走一走。導尿管取下了,他們把床頭搖起,我接著他的胳膊筆直的坐起來,然後轉動身體,把腳放在踏腳蹬上。他讓我把腳要一會兒,但是,當然看我堅持要站起來走走,就允許了。自然的,他就在我跟前,怕我摔倒。沒問題,從那以後我就可以走路了。我最後看見Lucas醫生是1979年,當他的兒子出生時,我去做整形外科手術。有三根脊骨還沒有熔合, 仍舊像蜂巢一樣,蛋殼一樣薄而且微微裂縫。 Lucas醫生在他寫的是一本教科書中有一整章提到了我。

 
   我的下一個經歷很令人驚嘆,完全不同於Sara經歷的。那是41年前的4月4日, (1958年)我經歷了一次現在叫做瀕死體驗的經歷。那是一個美好的周五,我快要過22歲生日,懷著第四個兒子。在這個孩子前,有兩個已經死了。我的二兒子David兩個月大的時候的有先天性心髒病。我的三兒子Douglas在懷孕第7個月引產,因為醫生認為無法挽救。儘管他出生的時候活著,並且在護士的手中呼吸,她仍建議我不要為這個孩子建立出生證明。我真的希望Michael, 我的第四個兒子和他們不同。我已經去教堂,回家餵了Larry,把他放下睡覺,然後在廚房裡發覺羊水破了。我走到書房打電話,然後丈夫來了,醫生也來了,然後是我媽媽,來照看Larry。我繼續走過起居室到臥室,躺在我們的床上。到處流在地板上的不是水,而是血。我感到很虛弱,但是並不害怕,知道為了孩子我必須保持冷靜。
 

   Larry醒了,從他的嬰兒床裡爬出來,看到血,用他兩歲半的方式告訴我,他要去叫兩道門以外的鄰居Alice。他做到了!如果不是她,我丈夫會發現我沒去醫院就死了。多虧Alice及時趕到,舉高床角,我才能回來。至少,我相信這是部分原因,因為她也要生產而且體格很小,她愛的禮物是我相信能回來的原因。當我丈夫回來,他把我放到車裡,從Glendale開車到Burbank 的聖約瑟夫醫院。在去醫院的路上,我感到很冷,也很害怕。我突然感到自己要死了,並且確實害怕,但此後我想那是因為Larry。
 

   死亡很快。一刻間,又重又痛。下一刻,我感到有人用鑰匙開啟了一副裝甲壓在我身上。我感到自由,生命,溫暖和充滿愛。我同一時間在多個地方,和我的丈夫在一起,和我去接Larry的母親在一起,和Larry在一起,和在NBC電視台工作的父親在一起, 和我工作和上學的兩個妹妹在一起,和我在學校的弟弟在一起。我也和開車到醫院的我的醫生在一起,還告訴他從哪個門進的。我能知道別人在想什麼,在我死的時候每個人真確的都在做什麼。我和每個人在一起,和任何人在一起,也和那些去做某些必須被完成的事情的人在一起。我甚至和一個小兒科護士到醫院地下室去拿血漿。這就是我能如何在多個地方。但是,我也好像在直升飛機中一樣俯瞰San Fernando山谷。同時,我也俯瞰地球,我們還沒有走向空間。我從來沒有什麼隧道體驗。實際上,我穿過銀河系,穿過宇宙​​,那實在是令人驚嘆。對我來說這些也都很熟悉,我感覺很好,突然我回到了家。
 

    我知道自己在哪,知道這是我過去屬於的地方。 Sara把這個地方描述成活的,這個地方它不能進入。她會進入的!但是,我那時候就在裡面,而那是無法想像的。天堂實在是比地球更真實,水是閃亮的,但那是因為水活著,他們的顏色美極了。每個在我們這裡生長的東西哪裡都有,他們的顏色美不可言。當你想著 這些水多麼美啊 或者 這些樹也是 或者 這些草也是 ,他們都向你的想法報以愛的承認。你能感到體內由於這感謝得到了愛。那裡不全是鄉下,或者城市。那是我們曾試圖創造或畫出、造出的最完美的一切 ,或者在地球上我們認為可以讓我們更快樂或讓生命更好的東西。大師和建築師只是努力在復制這裡的天堂。那有著非常完美的意義。因為地球確實是從天堂中被創造。

 
   我看到那麼多,有些在我回來以後很難形容。但是,我被帶到一個計算機室,那非常難以描述,我們永遠也不能那麼快。和我在一起的生命逐字逐句給我介紹,包括那時候我們沒有的科技。他(注意,我認為是 他 ,對我們的創造物來說同時具有她和他的一面) 給我看這台計算機如何運行。我們用心電感應交流,我對南北戰爭很感興趣,所以他拿出一張大概四分之一大的CD (那時候我稱之為小金屬唱片)。他把它放入桌上的計算機基座裡,然後整個牆消失了,在下面,我看見南北戰爭的景象。不同的是我其實並沒有向下看,而是親身站在戰場上。所以,就好像突然的虛擬現實和全息圖。我肯定後來發出了一個不喜歡在那裡的信息,因為我突然和那個生命回來了,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只剩牆壁。
 

    他帶我穿過一個可愛的開放式廣場,有奇幻的噴泉,還有一個好多層樓的宮殿(大廳有兩三層高)。有金色華麗的柱子和大理石門廳,絕對每樣東西都是最富的人的夢想,而且比地球上任何東西都好。那真太難以置信了。要描述我所有看見的,需要太多太多篇幅。然後我們穿過兩扇非常華麗的門,非常高,到處裝飾著符號和漩渦裝飾。它們自動打開了。我注意到我們的移動好像在空中飄浮,但每樣事情又是那麼真實。我感覺非常實在。在這個大房間裡,有一個光亮,它不出聲的叫我。我也知道自己是唯一被允許看見這光的反射的生命。我感到寧靜、愛、敬畏。光說, 向前伸開你的手和臂,看你的身體也是實在的光的一部分 。我這樣做了,果然是真的。我不能透過身體看東西,它是實在的,完美的,美麗的。然後他(光)說 當我從你身旁那走兒子,你在受懲罰。瞧,他們好像太珍貴的珍寶一樣,所以我不能和他們分開。我是用你提出兒子作為我的先鋒 。我看上去懂了。然後他說 你現在必須回去,知道我永遠愛你、在你生命中的每一天和你在一起。 聽了這些話,我和光速一起穿過宮殿、大的開放區域、宇宙和我們的銀河系回到了我身體裡。
 

    我從頭頂進入自己的身體,同時注意到已被送到緊急C段的Michael正巧從他的頭頂離開他小巧的身體去再生。除非如此,你不會進入天堂之果。那就是死亡所​​意味著的:出生!對母親的子宮來說,嬰兒死亡了,同一時刻他出生在世界上。我們因為生和死的循環而欣喜。當我們在地球的子宮裡死亡了,我們永遠再生了。儘管我們為那些參加如此欣喜的時刻的人哀悼。
 

    三天后我在重症監護病房旁邊的一個特殊房間醒來。簡要地說,我1968年12月18日死於生產我的小兒子Gregory,也是我的第10個兒子和第13個孩子。我的9個兒子現在都再生了,包括我最大的被謀殺的兒子Larry。但是,我不怕死。我知道我們是誰,為什麼在這裡,在這裡做什麼。我是人形,承受他的局限,時時倒下。但是我知道我們的創造者只要我們使用被賦予的鑰匙:愛。戰爭是邏輯化的,因為我們不能忘記敬畏。
 

    天使是真的,我們應該知道。 Lucifer和他的樂隊有其不備毀滅的好原因。我們應該知道!我們有自己的守衛天使和折磨。知識的鑰匙是我們的造物者在千千世界中所作的。我們需要想想!我可以詳細說明。我們有前世阻隔的記憶,我們不走回頭路,也不被期望那樣。世界是個舞台,而對語言的選擇並不遙遠。
 

    我們選擇什麼時候,誰,以及什麼地點出生,並都被賦予戰勝或忍耐生命的任何際遇的能力。物質之上的意識是現實,那就是為什麼奇蹟會發生。那就是相信你本能而知道的,沒有什麼是真正不可能的。我們可以有比我們選擇的更好的人生。我們經常彼此認可但不知原因。但是,我知道!並且嬰兒和小孩子也同樣認可我。
 

    而且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最大的笑話是生命後的那裡沒有種族、膚色或者存在的信條。我們都按照創造者的形象創生。我們都是具有外形的實在的光的生命,並具有獨特的個人標識。就好像指紋一樣無窮無盡,我們也同樣無窮無盡。
 

   這裡我最大的苦惱是想念哪裡。但是,我會留在這裡,正如一個好尼姑在我高中照片下所寫的, 不可熄滅的星星永遠明亮 。我甚至無法憎恨我兒子的謀殺者,而寧願為他們祈禱,與我們在不朽的來生回合。這就是我的瀕死體驗給我帶來的多麼有力的東西。我從未憎恨殺我兒子的人,知道他們是誰卻沒有任何報復。我們的創造者太令人敬畏,不會拒絕任何靈魂。
 

   我希望你知道我在協議本關於上述東西的書,還有很多、很多在我這裡的生命中發生的奇蹟。相信我,有很多被記錄的奇蹟。但是,我想對你們來說聽一個積極的瀕死體驗經歷對你們會很棒。


資料來源:http://www.nderf.org/ChineseSimple/diane_nde_sc.htm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