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芭拉芭瀕死的經歷 NDE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芭拉芭瀕死的經歷 NDE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8月 12, 2016 7:12 pm

經歷:

我四十一歲時,因肝臟衰竭,突然引起了胃部大量出血,有十二袋血之多的數量(即十分危急),我記得,我被扶到床上,全身體疼痛,也非常虛弱,那時我已經待在醫院兩個月了,根據醫護人員的估計,我已經是末期了,但我對四周所發生的事卻十分清醒,同時也明白我的情況很嚴重:心情沮喪也很擔心,在家我有四個小孩,他們還需要我的照顧。突然有一股刺眼的亮光照著我,心想沒有人能幫我,那光又加強了,接下來,我身子感覺不到痛了,我用手按一下我的側腿,我看的非常清楚,我全身接上不同的醫療儀器,最後我感到不能彈動和一股冰冷。


然後我看到整個病房,包括醫生和其它的人,我為他們感到難過,同時我變得很聰明,行動也很自由,看到我先生走進醫院的時候,往下看到自己身體,它看起來好小又很陌生,我懷疑這是我嗎?我由腳往下以高速度滑行,每當我抬頭往上看時,看不到通道的盡頭,突然我被平靜的安詳,溫暖,和愛包圍著,這現像十分吸引人,也深感到強烈的愛,但我不害怕,我覺得有被愛和回家的感覺,那愛圍繞著我,我仍然有意識知覺,雖然沒人告訴我,但我很自然地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好像我還有很多事要完成,無論如何,我必須把它們做完,我感到有點累,也不想離開這裡,不久,我又感到疼痛了,而且變得更劇烈,我知道我回來了。


我下個意念是我知道我會沒事的,可是它們(醫護人員)並不知道,我試著告訴他們,但是我太虛弱了,後來我被送到加護病房,我不想再回憶那件事情。直到回家幾星期以後,發現我沒辦法給別人說這件事,而且每次告訴他人時,我都會哭。我每個星期會去看醫生,後來我鼓起勇氣,決定告訴他,他搖搖頭說:我們認為你死了兩次。自從這經驗後,我知道我變了,我常想著:我己經不再是以前的我,我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了,我無法能解釋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年以後,我才恢復正常,在那一年中,我必需待在家休息,每當我醒來時,面向上躺在床上,因為我是自己一個人住在樓上,通常我需要別人來扶我起來的,有時候會發生,我的靈魂離開身體:我坐起來,用手扶自己的身體起來,可是再看一下,我的肉體仍然躺在床上,我趕快躺下,保持不動的狀態,我很怕這樣的情形再發生,我也不敢告訴別人。


以上是二十年前發生的事,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它很特別,這種經歷是不能用人類的語言來形容的,以及這(瀕死)對經歷的人來說,是存有很深情感的,但對某些人來說它是沮喪的,或是被別人認為自己發瘋了,我感到比較能容忍很多事情了,不過整個來說,好像有些人很難理解我的經歷。你知道嗎?我忘記告所你,我的瀕死經驗,讓我覺變成一個完整的人,就是我自己,同時我學會比較會隱藏我的感情,同時也有一套新的人生價值哲學,謝謝你們耐心的聽我的經歷,我是個護士,曾經修過三年的藝術,在生病之前也沒有服任何藥物,瀕死時也沒有“回顧一生”發生。


實際上這是我第一次講出我瀕死的經歷,包括魂離開身體的情形,我也發現,在那裡沒有審判。我自幼就在天主教家庭長大,耳儒目染,知道死後會按人在世的行為而判罪,時常會感到罪惡感,如果讓神不高興,就要承擔罪的後果,我深感以人們的行為是很沒救了,但是相反的,我沒有受到審判,並感到超越信仰的愛和包容,我沒看到任何靈體,卻感到強​​​​烈的溫暖和愛,那一股和睦及喜悅。還有一點,我驗血報告結果一切正常(肝指數測驗),第二天我排尿也正常,自從那天起後,所有檢查結果都正常,我以前有發生過腎衰竭,一天只排一西西的尿,這些都在住醫院時發生的,現在我的體重也從一百四十磅,減到八十九磅。


一年後我回去上半職的班,仍然很廋且脆弱,有時還會疼痛,醫生說我的骨頭變窄了,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我也不避諱告訴你們,當我回去上班後,每個我照顧的病人,他們病好得比較快,是不是很不可思儀?老實說,剛開始我只是試一下,後來我發現是真的,我常被派到重症加護病房,好像那些很嚴重的病人比較沒那麼痛苦,或是走的比較平靜,我的同事也這麼認為,我開完笑的說:是呀!那是因為,我魔術般手的觸摸。很謝謝你,我只加了這些意見,我很誠實的把整個發生經過告訴你,希望對你們瀕死研究上有幫助,這些只是額外的的資訊,覺得它們能幫助你們的研究。


資料來源:http://www.nderf.org/ChineseSimple/barbara_nde.htm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