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德蕊瀕死的經厲 NDE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德蕊瀕死的經厲 NDE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8月 12, 2016 7:16 pm

經歷:

我在一次致命的車禍中,經厲了瀕死,頭部嚴重受傷到沒發呼吸,又因為重度昏迷,必須靠插管來維生,自昏迷中醒來後,我腦海記憶裡,十分清楚在瀕死時所發生的​​一切,當時我身處的地方就是天堂。

我記得那個地方到處充滿白色亮光,甚至穿過我的身體,我也看著那白光流過我的手,而我的手是透明的,可是這所有發生的事,一點也不令我感到奇怪,我也不覺得是件大驚小怪的事,當我和這位重要人物一起行走時,他面部表情發出攝人的光輝,是無法用世上的言語來形容,我馬上就知道他是耶穌,雖然他沒有說,但是我知道他是。


記得和他一起走時,應該說不是像在人間般的走,比較正確的形容,是我們飄浮在一個離地面以上,很寛廣空曠處,整個地方非常純白又光明粲爛,也看到像植物般綠的顏色,還看到水霧旁邊的一切被光環所包圍著,那水真是很乾淨。記得在那個花園散步時,很想彎下腰,喝一口從小溪流下來的水,當我用手瓢水時,它就從我手中流失了,而且手還是乾的也沒有濕,就在我想喝這水時,耶穌走著就停下來看著我,可以感到他看我的眼神,想喝水的意念被打消了,實際上我根本沒發把水捧到嘴裡來喝,我無法形容當水流過手中時的感覺,但是我幹到一股強烈的慾望,是想去體驗一下,這個花園是什麼樣的感受,同時,我和這位天上的靈交談時,不是經由言語的溝通,他的面容髮光,他對我的感覺,也反映在他光輝的臉上,他寬恕的愛,對我的關心和愛,和無法用文字形容的安詳,我被告之,我可以選擇回去人間,再多過幾年塵世間的生活,或者留下來和耶穌一起在天堂,我們倆都知道,要我回去,會是件困難的事,因為我告訴神說,如果要回去,我希望過著能幫助自已和別人的生活,但是只回到一具軀殼內,是沒有意義的,他看我的眼神,令我感到他的愛和喜悅,當我在寫這個經厲時,透過回想,我又感到那時愉快的心情。


後來,我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當時在醫院的時候,我看到老公坐在我身旁,握著我的,對著我的身體說話。整個情形是這樣的,我的身體躺在病床上,可是我的靈魂卻在另一度空間,觀看這一切,我有一股強烈的念頭,想要回去和老公再多過幾年,希望能夠幫助他明白人生,神聽到,也了解我的祈望。


接下來我就回到身體內,有醫護人員在照顧我,當護士碰到我的身體時,我就知道她們在想什麼,她想知道我是否會活下來與否,我也知道,她們在想是不是在照顧一個已經死的人,記得我試著大聲的說:看呀!我還活著呢! 我還要繼續活下去。如果她們認為我仍然在體內,或者她們認為我會活下來,我就比較放心信任她們,很明顯地,我可以讀她們的想法。在天堂,靈和靈之間是以意念來溝通的,在塵世間有時我有點挫折感,因為人們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或是我不明白他們要什麼。如果人們沒有經歷過內心的溝通,也就是靈界的交流,是不會明白靈與靈之間,神秘的互換意識,能夠以意念溝通,是件很深遠且被祝福的事。

這是完整的版本:

經驗描述:

在一次致命的車禍中,經厲了瀕死,停止呼吸而且昏迷時,被迫插管, 靠呼吸器維持生命。從昏迷中醒來後,記得非常清楚,我在天堂時,所發生的一切,那是個充滿亮光和薄霧的地方,周圍四處都是光,它滲過我的身體,記得我看著我的手,那光也穿過我透明的手,但是對所發生的一切,我一點也不吃驚。我和一位像天使般的人散步,他滿臉發出不可言語的榮光,我知道他是耶穌,我認出他是家人也是朋友。他也沒有告訴我他是誰,因為沒有這個必要。當我們行走時,不對,應該是這樣形容:我們是飄浮在這個花園上,離地一個竹竿高的空中,在整個花園之上是白色的光芒,也看到綠色的植物,看到水周邊有著白光環,水中發出氣泡般的音樂,一連串水的歌聲,並且水非常乾淨,我想彎下腰瓢些這美麗花園中的水來喝,當我捧著水要喝時,那水從我手裡流了下去,而我手還是乾的,並沒有濕,就在我試著喝水時,耶穌停下來看著我,我看到他看我的眼神,我想喝水的心情也被打消了,雖然我根本無發喝這一口水。我無法形容當水從我手流過的奇妙感覺。同是我感到,這裡有些不同的地方,我有一股慾望,就是想了解這個花園,在我們交談時,不是經由口說而用意念,他臉上散發出榮光,對我的感覺也反應在他的臉上,在我的身旁我感到,他寬恕的愛以及在乎我的存在,那種無法形容的平靜,我被告之有兩個選擇:一是回到人世間,繼續過我的生活,另一個是,我可以留在天堂和耶穌在一起,我們兩都知道,要回去會是很掙扎的,我告訴他說,如果能幫助我自已和其他人,我願意回去。他明白我不想,再被困在一俱行屍走肉,又無法溝通的身體內生活,他眼中充滿了對我的愛和歡愉,就如同我現在想到當時的情景時,又重新感到的快樂一般。


不清楚這是如何發生的,我回到醫院的病房時,看到老公握著我的手對我說話,唯一不同的,我是從高處往下看他,也看到我的身體,可是我不在體內,而是在高處,看著我的軀體,當我看到這個情景時,我有著很強的慾望,我要回去和老公再一起生活,如果我能和他溝通及幫助他,耶穌明白我的心事,接下來,我就回到我的身體,旁邊有人在照顧我。我記得當護士觸摸我時,我知道她們在想什麼,經由她們碰我的身體,我可以​​知道,她們心在想,我會死還是會活下去,同時我也知道,她們在照顧我時,是否以一個將死的人來對待,我記得我大聲的說:看著,我還活著呀!我在這裡,我要活下去。如果她們把我當個活人照顧時,我就感到比較放心。很明顯我能看透她們的意念。在靈界時,溝通是透過意念,這也是我和耶穌談話的方式,很簡單地用意識來傳達,用口來述說很困難,也很挫折感,有時被別人誤會,人們誤解你的意思。


世上所謂的靈魂伴侶,是指兩個靈魂之間的溝通,那是種很微妙的經驗,我相信在經厲過瀕死後,我有這屬靈的天賦,在我生活中,它也深深地成為我的祝福,我也認為要和人在靈裡交流是很重要的,而我能做的就是用寫的來溝通。我腦子必須先準備好,要如何在靈裡與人交流,你也可以在家寫的,而且不會被打擾。我們外在表現,顯露出內心的世界,我覺得容易被瑣碎的小事干擾,所以很少看電視,除非是正面的報導。現在常聽不同的音樂,也傾向於天上的永生的追求。我的瀕死改變了我,使我愛好公義,痛恨邪惡。實際上我很感謝這個瀕死的事故,雖然我的肉體改變了(指說話和視力都不再清楚),可是同時,我靈裡面卻有很大的成長,自從昏迷醒來後,我持有的態度是追求平靜,我知道為什麼我還活著的原因,我從靈界回來是有目地的,要見證靈界是存在的,而且是個美麗的地方,而耶穌就是他自己所說的耶穌,是我們的長兄,在天堂,大家都知道,他是我們友善的兄弟,就因為我已經知道,這些知識和信仰,它對我有深厚的影響,以及很想和別人傳達這個信息,這就是我瀕死後回來的目地,是要和願意聽的人分享。


為要回答第27的問題,我想完整的回答它,可是你們的問卷調查不能讓我複制再貼上,所以我在這兒回答:

以一個曾經腦部重傷,接受復健的病人來說,我的經驗可幫助照顧類似我情形的病人,我先自已介紹,我是個註冊護士,在發生意外時,我正帶16歲的兒子去駕照所去考駕照,因為他第一次沒通過,這是他第二次考,所以希望能拿到他的第一張駕照。他從駕照所出來,在回家的路中,兒子開到一個,他以為是四面停車的十字路口,他就以先到先停的車就可以先開走(四面停車是先到的車就先走,她兒子以為是四面停車,可是實際上,是兩面停車的標示,沙石車沒有停車標示,所以不必停,就可先直行),結果被一輛在本地裝滿沙石的卡車撞上。我兒子認為沙石車必須先停後,才能再開走,卻不知道它是在快速道,不需要在馬路口停。後來就因為我和其他人在這馬路口,發生同樣的車禍,現在所有的沙石車都改到另一條路行駛。那輛沙石車撞到我新車(三星期前才買的)的駕駛那邊,我們兩個都沒有繫安全帶,警察說因為兒子沒繫安全帶,反而救了他(卡車是直接撞上駕駛這邊,兒子受到撞上的衝擊離座,而躲過車撞的力量)而我若繫了安全帶的話,我就不會傷的那麼重,卡車把我們拖到80 英尺後,我們是由救護人員將車切開,才被救出來,我完全不記得,車禍發生的一切,只記得在駕照所,兒子在考路考,我在打電話給安寧病房的老闆,(我是安寧病房的護士,有時去病人的家看他們,有時候在家庭照顧的護里中心),我真是挺忙的呀!兒子被車禍撞昏迷,又得了肺炎,叻骨和左邊鎖骨斷裂,他記得由救護車送去醫院的。而我傷得更重,在車禍當場,還是去急診室時,就已經需要做人工呼吸急救,胸膜積血(血凝),要緊急開刀,為了解病灶而做下腹部的手術。醫院也通知了還在上班的先生,老公也通知我上班的公司,並請他們找別人代我的班,兩邊上班的護士們趕來醫院看我,她們看我的病厲後,才知道我傷得非常嚴重,死亡離我很近了。


安寧病房的牧師邀請其他的護士們,到教堂一起為我祈禱,我知道她們有參加,因為後來,有收到她們簽名和留言鼓勵我的冊子,在我住的病房護士們,也在同一時間,一起聚集為我禱告,我父母在猶他州的摩門教中,發起所有西部分堂在同時間為我祈禱,禱告是可以被觸摸到的,也是地球上正面的力量。車禍三個星期後,有人問我,當我醒來時,第一件想起來的的事是什麼?是那無法用字形容的力量,就是他們對我的關心,和向神祈求我的康復。我能感到神對我的愛和仁慈,這個經驗,讓我後來經厲了在天上花園的神。現在我明白天堂的情境,耶穌的一生,和救贖的意義,就如我生五個孩子時,抱著他們時那真實的感覺般,每當我想到神時,想見證神的心在內心中鼓動著,仍然記得他在花園時看我的眼神,我想到那眼神時,讓我感到他的愛,就令我興奮過度。自從車禍後,我比較情緒化,許多人認為我變的很幼稚,我是單純情緒上的無知,我很誠實,想說就說,但從不說無情傷人的話,可是每次經由我觀察結果,所說的都很令人吃驚,他們也不知道如何來面對我。


我先生非常保護我,他同時很吃驚我對事情的反應,他說:我現在說話比較直接,也變單純了。我會每天禱告,隨著靈的感動,知道要和什麼人說話,那些人因為事和物分心了,有的人不會聽我的勸導,以及他們的動機是否正確。我在康復中心待了一個月,我從昏迷中漸漸清醒的,後來我去醫院復健中心住了兩天,他們說我每天必須要接受物理治療,語言和職業療法,這些治療幫助我恢復,因為先生每天要上班,我父母就從猶他州來幫忙照顧我。考量我父母和我們住在家裡的方便,加上我的同事,會來家中為我做復健,所以我們決定回家,所有的複健都在我家做,從在家中行走,運動,和復健師一邊走一邊接保利龍球,來練習身體受傷的部分,有時左手帶一個園球來復健,職能複健師方面的複健就更複雜了。我有不少訓練記憶的複健,以及手和眼平衡的練習,在這兩樣運動之間,與其躺在床上,叫別人來扶我去上廁所,不如我自己做些整裡家事的工作,家人很同心地幫我,每天早上在家中水療後,爸爸會給我發酸的肌肉按摩,然後我們會一起去散步,同時復健師也來家中為我做復健。我侄子住在Laughlin,可是他的伙伴住在Vegas,我去他合夥人那裡復健,每星期去三次連續三個月後,現在只需要一個禮拜一次。我父母待了一個月後就回去了,我就開始自己照顧自己,教會的姐妹輪流排班來陪我散步,因為這樣,我結交很多有趣的朋友,實際上,我如果做太多重複動作時,如打字,我左肩就感到很痛,同時左手也會發麻。

以下是我寫的詩:

等著!等著!我祈望我的禱告被垂聽,不以自己的想法,來猜神的心意,只是安靜等待神的回應,我把早上的時間給神,為要聽他微小的聲音,不祈望他會為我做什麼,而是他給我機會,來完成我應該做的,這樣對我來說,是最好的事。當晚霞來臨時,天空黑的如同晨光,我等候神的柔聲,天際有著一絲玫瑰紅的光由雲端透出,金橘色的光像傘般由樹旁四射出來,穿過樹叢,進入又冷又暗的地球,黑暗散了,全地充滿太陽溫暖的光,我感覺到像玫瑰紅的愛,他溫暖的靈,就在凌晨時出現,我等候他回應我禱告的時後。在早晨我預備自己來聆聽他的聲音,看到陽光自運層透出,我的靈就喜悅,靈命也因每天觀看日出以感恩和等候神話的心而增長,每個早晨以這種心態對待,是多麼美的情境。等待!這是我經過瀕死後和朋友分享寫的第一首詩,同時也和教會的姐妹們分享,她們在我複健時陪我一起散步。我在1997 年十一月出院的,這首詩是1998 年母親節發表給他們的。朋友,謝謝你們。

第二首詩:

我在一個深霧的花園和上帝一起行走,我告訴神,我要回去塵間,完成我的任務,我也堅信因神的幫助,我可以面對各種困難和誘惑,耶穌也答應我,我不會獨自面對這些挑戰,他的靈永遠會和我同在,為我加添力量,給我鼓勵,耶穌說他會差派使者去幫助聽他的人,耶穌也告訴我,他對我有種強烈的愛,他知道經由他的幫助,我會回去(天堂)找他的,相信和靠著他所應許的,我回道塵世,由昏迷中醒來,在不可能中,我開始為回到世上奮鬥,耶穌答應他的承諾,我帶著他賜的保惠師回來,他們給我所需要的幫助,就是你,謝謝你是神的僕人,把自己倒空來接受他的靈,我知道自已對神的承諾,經由他的幫助,他所應許我的也會實現。你也是神的力量,他也是你的神,多麼美的關係,謝謝你們! 我的朋友。

背景資料:

性別: 女性

在這次經歷發生時,有威脅生命的事件發生嗎?有的,遇到車禍,我頭部受傷,呼吸停止必須做人工呼吸,因為隨時會停止呼吸,所以戴了一兩個月的呼吸器維生。

瀕死體驗的元素:

有沒有因藥物可能影響你的體驗? 沒有。

這經驗是否像夢境? 有的,在那境界我是透明的,水流過我的手,並由意念來溝通的。

在你的體驗瀕死經歷期間,你在那段時間有著最佳的意識和警覺性: 我昏迷中,在這(天堂)所發生的事,從昏迷醒來後和復健時,才慢慢想起來的。

你是否感到時間加速或是減慢?我知道自已到了天堂的花園,也明白在和誰說話。我飄浮在病床上看著我的身體,和聽到老公對著我身體說話。

你有聽到一些和日常不同的聲音嗎?沒有。

你是否有超自然的能力?我告訴老公說,在醫院時,我看到他握著我的手對我說話,後來他告訴我說,他給自已說,在我昏迷時,一定要一直握著我的手。

你有進入或經過一條隧道或圍牆嗎?沒有。

你有沒有遇到或感覺到任何已故的人或是靈: 有的,耶穌,在我出生前就認出他,我是個靈,我們一起在天堂,他是我的長兄,我知道我是神的孩子,耶穌是我的兄長,我們是以意念來溝通。

你有看到超自然的光嗎?有的,那光無處不在,水也其中發光。

你是否覺得像進入一個非塵世間的世界?是個神秘的地方。

在經歷期間,你感覺如何?我感到被愛和保護,想要和人分享我瀕死的經厲。

你是否彷彿突然理解了一切事情?我已經知道一切該知道的,來自強烈的力量,就是耶穌是真實的,並不是一位人們對他沒信心的人物。

你過去的生活片段是否回到腦海中?在我回答是否定前,我答案是有的,因為那時候,在我記憶中,一生的回顧比較有關自已的隱私,而不願意分享。是的,我有回顧我的一生,耶穌和我一起觀看的,我們彼此互換意念,那是很令人驚奇的經驗,實際上,記憶的重點是要釋放些生活上的經厲,包括好與懷的,其中經由感覺知道,神也感受到我們人生的哀傷和快樂,當第一個回顧展開時,我必須探討以前所發生很私人的事情,讓我感到不方便談論。現在我有了自信心,比較能和陌生人分享,有時後我的生命回顧反應出,自己和當時所愛的人發生負面的事,現在我覺得有必要保護它們。在瀕死時,我得到承諾,當我需要他時,神的靈會一直與我在一起。剛開始時,我不相信在日常生活中,神的靈會與我們同在是真的,可是,那確實是真的,現在我漸漸地,對我的前世和靈命不再沉默了,發現神的靈一直與我同在,並且指引我度過以前所經厲的難關,也就是說,分享我的人生回顧時,我會比較婉轉和小心。現在,在網路線上,我可以自信地回答人們的問題”是的,我有人生回顧”我知道神總是保護我遠離惡人,因為我仍然是很天真無知,希望我能一直保有這天真無瑕疵,但是我相信,神的靈會帶領我,讓我知道要與誰分享和需要跟他們談些什麼。

未來的片段有否浮在你的腦海中?沒有。

你是否到達一個邊界或是有形宇宙的盡頭?沒有。

神,精神意識輿宗教:

你的價值觀和信仰在這個經驗後有什麼變化?有的,有強烈與人談信仰的感覺,以前我沒有一點興趣和別人談信仰。

關於我們在世上生活的宗教之外的經驗:

請討論下在發生這經驗後,你有做任何修改嗎?我的人生目標先後次序改變了,我變的比較快樂,心中寧靜,專心禱告,神的靈會和我同在,並引導我前面的路。

你有沒有因你的經驗而有的實值改變?有的,在我的教會我是個詩人,也變成比較好的教主日學孩童或成人的老師,常被邀請去教導或是演講分享,因為車禍頭受傷後,我講話都表達不清晰,看東西也看不清楚,可是他們仍然邀請我。在受傷和瀕死前,我教8歲的孩童主日學,現在還是在教他們。雖然我言語模糊不清,我自認為是個奇特的老師呢。我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在準備教材上,是要盡能力成為主的器皿,讓神來的能力做工,覺得自從瀕死後,我有從天上來幫助我的特殊管道。

經驗瀕臨死亡經歷後:

你的經驗是否難以用語言形容? 當我談到過去我必須克服情緒上波動的回憶。

在這經驗之後,你是否得到精神上,超自然或是其它特別的才能?我能看穿人們在想什麼,他們的目的為何,知道誰可以接近,那些人卻不可以接觸。

在你的經厲裡面,有沒有一部分或幾個部分對你來說 有特別有意義或重要?請說明一下。感到精神奕奕,當回顧我一生時,和耶穌一起交換眼神和意念。負面的是,我昏迷時,照顧我的護士在想,我是否還會不會再醒來。

你曾經與他人分享過這次經歷嗎?有的。

在這些經歷後,有其它的事情,例如藥物,使得那些經歷的片段在你生活中再重現嗎? 沒有。

請提供改善這問卷調查的認何意見,和任何可以幫助你交流的其它問題嗎? 能夠讓人們複印再貼上的功能,而不需要用打字的方式。


資料來源:http://www.nderf.org/ChineseSimple/derry_nde.htm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