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珍妮佛瀕死的經歷 NDE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珍妮佛瀕死的經歷 NDE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8月 12, 2016 7:50 pm

經歷:

很高興看到人們分享他們的瀕死經驗,我最近常想,我應該再仔細地回憶下我自已的經厲,也許它是我存活下來的關鍵。

1978 年八月,家中在蓋新房,已經差不多完成一半了,母親在樹叢中,撿她要裝璜家裡的木樁,而我呢,在空屋內和鄰居的小孩玩耍。那天約好了石匠來家中,查勘煙囪和地下室地情形,以便計畫如何在近期開工。在每一層樓的煙囪口,​​​​通常是用木板蓋起來的,怕有人不小心跌下去。 ,石工在他量煙囪的尺寸時,把煙囪口的木板蓋挪開,後來就再沒有把木板蓋還原(蓋回去)。地下室的地面也被壓平,準備可以舖水泥了。我和隣居的朋友,在地下室上面的二樓玩捉迷藏,我走下樓正要噓聲說:“哈!被逮到了”的時候就掉到煙囪口中,記得當時我還自言自語的說:飛的感覺真好呀!同時也感到快速往地面下掉的恐懼,大叫聲驚動在樹林的媽媽。後來她告訴我,我落地時是頸部和背平躺在地上的。


事情發生時,我記得在一個黑暗陌生的地方,只看到針頭般的光線,起先感到很冷及害怕,後來我慢慢的像風般地向那光移動,當接近光時,漸漸的看到一個小隧道,可以感覺到隧道的質感:有點像泥土般厚的牆。當我快接近那光輝時,它散發出無比的溫暖,那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我在那光前停下來,應該說是飄到一個像人的形像前,因為我是面對著強光,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臉。


光伸出它的手,好像要擁抱我一樣,我也想被那光環抱著,經厲它完全的接受和愛,那種感覺,是世上沒有任何事物可相比的。幾乎快進入那光的手臂中時,忽然聽到媽媽叫我的名字,而且是這整個過程中,唯一聽到的聲音,我有些猶豫,看是否這個靈也聽到她的叫聲?我有點生氣,在要進入光中時,為什麼媽嗎這時後喊我?那靈的手收回去,後來又伸過來把我慢慢地推下去,回到那黑暗又冷的地方。我從來都不知道,我是那麼強烈的想留在那光中,現在我知道了,那是因為,我情願回到那個地方和無條件地被(他)接受,我知道回在人間後,再也不會感受到,在那光中的美好了。我很渴望等待回去的那天,然而在世上,我還有未完成的事。從隧道中回來時,看到我的長髮因速度飄到我臉前(逆風回來的),回來醒後,我很生氣也很恐慌,發現我平躺著,口中含著大姆指,媽媽坐在我旁邊懼怕的哭著,好像她再也看不到我了般。響著警報聲的救護車從25英里開來,我感到肺部灼痛,呼吸也很困難,當醫護人員把我移到擔架上,撿查我的情形時,背部感到十分酸疼。那晚,我後來被送到兒童醫院的重症病房。


此後我再也沒有想過我瀕死的經驗 ,直到14歲時聽到別人也有類似的情形時,才明白自已也經厲了它。那隧道,那光芒仍然記憶猶新,好像是發生在昨晚似的。確定它不是夢,因為夢很快就變模糊,經過幾個小時後就忘了。很多醫生說,瀕死是因為藥物引起的,可是當時,我是個八歲健康的小孩,在出生後,就再沒有去過醫院,直到發生意外的那一天。後來我出院時,他們堅定地告訴我父母說,我可能一生都會攤瘓,又因頸部重傷,將造成腦常期的受損。相反的,我一點淤傷都沒有,身體發膚毫無損傷,也沒有不良的副作用,而且已經大學畢業了。


如果需要我詳細地說明我的經厲,請告訴我,樂意回答任何問題,很感謝你們提供的瀕死研究,實際上瀕死也漸漸普遍被社會接受了。同時,我們這些經厲過瀕死的人,仍然會繼續愛(人)及明白我們存在世上的重要性。


資料來源:http://www.nderf.org/ChineseSimple/jennifer_nde.htm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