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喬安娜的瀕死經歷 NDE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喬安娜的瀕死經歷 NDE

發表  Admin 于 周六 8月 13, 2016 11:25 pm

經歷:

讓我先介紹下我自已,我是個46歲的女人,自已獨居,家有一隻狗和一隻貓,因為我身上有許多的殘疾,所以一直待在家中。我過的日子好壞,要看我身體情況而決定。身上整天常有著疼痛,但是我脾氣很​​倔,拒絕和病痛妥協,我只是堅持忍著過這一天。家庭看護每兩星期來一次。她很年輕,做起事來不仔細,很多時後我還要重做,不過她慢慢的,也做的不錯了。女兒這個月將滿24歲,有個不錯的工作,最近幾個月,才離開她那暴力傾向的先生。為了把她扶養長大,是我之所以能撐下來的動力,沒有其它的原因。過去幾年,我就常常計畫要自殺的,很多次後幾乎真的就做了。但我想,當她長大一切都穩定,不再需要我時,我就完成自殺的心願。在這整個過程,我學到的經驗,現在和你們分享,希望能幫助需要的人。


1980 年初時,我開始覺得不舒服,1983年時,就感到身體不對勁。 1985年因為不能起身和走動,被送進醫院,追究原因,是我在1981年打儡球時,背部受傷的結果。那是我已經離婚,獨自扶養女兒。身體的病痛,使我無法再上班,成天不是這個痛,就是那邊不適。我根本沒辦法工作,於是就依靠救濟金過生活。多年下來,我的病痛越來越嚴重,1987年,在三個月內,我廋了45磅,醫生也查不出毛病。 1990年初被診斷,我的病情是無法醫好的,也查不出病原,服的藥也沒有用,只能盡力過每一天。我先告訴你們我的情形,是讓你們了解,我為什麼會憂鬱,嚴重到想要自殺。因為身上的殘疾,常常造成我很多的困擾,那麼年輕就身累眾病,沒人愛的感覺是很苦惱。當我女兒長大搬出去後,我就更寂寞了。假如人們有我其中一種疾病,就可能會受不了,何況我有好幾種不同的病痛。


1992年我被救護車送到急診室,我被告之心髒病突發,醫生和護士很驚奇,我這個37歲白人女性,沒有高血壓及高膽固醇,卻有心髒病。我感到死亡的威脅,突然我哭了,我不想死呀! 在病危病房,親戚來來往往就走了,我還不知道,我是這麼嚴重。接著我只記得,前夫帶著女兒來看我,他告訴我說“別擔心,我和太太會照顧女兒的,我們都很愛她的”,當前夫跟我說話的同時,我看到一簾白布,把麵對我的門擋起來,從下往上。把整個房間圍著,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淨純的白色。後來女兒告訴我說,那時她和爸爸來病房看我,她以為我在睡覺,然而生命監視器,發出一長聲響後,就變成一條線了。當急救人員進來,他們往退後,讓了一下空間,那五人小組,就開始做急救。急救人員把簾子拉起來,女兒看到,有人拿著急救儀器為我急救。護士帶他們到等後室等,說一有消息,會馬上通知他們。


同時,我被一陣非常舒服的感覺包圍,漸漸地我往這感覺沉進去,從未感到如此純靜的境界。在我眼前一片安寧,平靜,安詳。沒有疾病,疼痛,以及任何痛苦,這地方沒有負面,也沒有惡魔。越看越覺得好棒。記得在心中叫著“哇!”因為我對眼前的現象,感到肅然起敬,當我向前看時,看到一團白色柔軟的景像,好長又好寬,它延伸到,盡我眼可見,我一直看著它,然後看到一點藍灰色的光,從地低端出現。當我向前接近那光時,我看到,原來它們是一些人影子的側面,有大,有小,有年輕的,也有老的,因為只能看到身影,所以看不出,他們的種族類別。人數多到我無法數。他們都散發出無條件的愛。


我繼續前行,想了解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也想成為這裡的一部分。我靠進他們時,白色的霧漸漸散了,好像要讓我看清楚。在那同時,有一位像女的靈過來,她牽著我的手,當我看著她時,我對她流露著愛,我也感受到她對我的愛。其它的人仍站在一邊,好像在說話般。雖然我不認識她,我還是和她聊了一下,但是不記得,我們​​談話內容。然後我張開雙眼,發覺我的頭向下朝地面著,試著把頭抬起來,看看自已在什麼地方,但是頭低的角度,使我不能抬頭,我往右看,有一個陌生人站的那裡,他說”嘿!妳這樣一定不舒服,讓我把妳的頭移上來吧!”,他接著說“小姐,妳可把我們嚇壞了”,結果他是醫生,是他把我救回來的。我記得當時,我不想說話,心感到空虛難過,腦子也很混亂,閉上眼睛,回想在那地方的感覺,想要回到那裡,見證那裡的一切,可是當我閉上雙眼時,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對於這所發生的一切,是一直到有天晚上,我在看電視,有人在電視節目中,講瀕死的經驗,結果我才明白,我也有相同的經歷。這種節目不是每天都有的,我是偶爾在電視上看到,才知道的。我看電視才了解瀕死,就更能接受那發生在1992年的事。

當我和人們談起這件事時,他們一般會懷疑我所說的,或是認為我在做夢。自從那天以後,我改變對許多事物的看法,我與兩位將去世的人,談我的經驗,是要他們不要怕死亡,其中一位患有囊性纖維化疾病的年輕人,在他去世前兩個月,我們變得很熟,一起談死亡。我不明白,像我全身都是病的人,為什麼還活到現在,生活對我來說,是很不容易的,到現在身上的病痛變得更嚴重,加上又患了心髒病。我經常需要他人的幫忙,例如過去兩個月,我要人扶我進出浴室,因為我的手卻不聽使喚,所以我還不能完全自已來,吃飯時,我必須在廁所旁邊,因為一小時後,就要上廁所。我有殘障和另一種醫療保險,它們不包我所需要食物的部分,所以我常常沒有足夠的食物。因為我們彼此依靠,所以不願意,讓我的貓和狗餓肚子。在我生病時,它們也從未離開我,不管我是在什麼情況下,它們都很忠心的。有一天很熱,我想去冰淇淋店買甜點吃,卻因為沒錢而作罷。很幾次因為空虛,感到沒人愛,又孤單,我對著天說“為什麼!要讓我這樣活著?”,為什麼要讓我回來?我深受肉體的痛苦,加上寂寞,有時兩種都有。我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


在瀕死發生之前,我在醫院陪患癌將離世的母親,在她去世那天早上,她深呼了一口氣,我看到她的眼睛張很大,她驚奇的環視著病房四周,我出去找醫生,醫生看著她奄下最後一口氣,我很好奇,她為什麼會有那驚訝的表情。她在去世前幾個星期,眼睛都是閉著的。後來我在1992年經歷過瀕死,才明白在1991年12月1日母親去世時的表情,是因為她看到了天堂。


為了看著女兒長大,是我之所以能支撐下來的原因。只有她能讓我安然去天堂的,我並沒有時常想到死亡的,雖然我很想回天堂。可是我不會用自殺的方式。如果在我面前,出現一隻蒼蠅或是小蟲,我也不會打死它們。而會放些東西,使它們出去,這是我對蚊蟲的慈悲。

雖然我很想回到1992年所經歷的情境,但是我不會以自殺的手段回去的。所以無論我現在是多困苦,我會等到那時刻來臨。因為死並不是生命的消失,而是生命的延續,而且是個更完美的世界,所以我會等到要離開的時刻。感謝這個網站,讓我有被認同感,使我又和人們連接在一起。


資料來源:http://www.nderf.org/ChineseSimple/joanna_nde.htm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