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身體為僅有一切的人,都痛苦地置身於想像出的世界中】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視身體為僅有一切的人,都痛苦地置身於想像出的世界中】

發表  Admin 于 周一 9月 26, 2016 4:11 pm

視身體為僅有一切的人,都痛苦地置身於想像出的世界中。

盲人會調整自己去適應世界,他們認為自己知道如何在其中生活。他們透過自己的局限而非藉由喜悅的功課學到了這些經驗,並且相信這些嚴重的局限是自己所無法克服的。只要他們依然這樣相信,就會珍視這些經驗,並緊緊抓住它們不放,因為他們看不見。他們並不明白,正是這些經驗讓自己一直看不見。他們並不相信這一點,因此,他們的世界就一直保持著自己想像中的模樣,同時相信自己別無選擇。他們痛恨自己經由痛苦所瞭解的世界,並且認為這世界中的一切都是為了提醒他們:自己是不完整的,而且極度貧乏、慘遭剝削。盲人在想像中定義自己的生命與所生活的世界,致力去適應它,並且認為必須如此,否則會失去僅有的一切。所有把身體視為自己和弟兄僅有的一切之人,都是如此。我們試圖交流,卻一再失敗;於是就讓自己適應孤獨,相信保住身體就等於保住了僅有的一切。

我們心裡有一首難以忘懷的古老歌曲。

或許我們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彷彿一種未被完全遺忘的古老記憶;也許很模糊,但並非完全陌生;就像一首歌,歌名早已忘了,也完全不記得曾在哪裡聽過。留在我們腦海裡的,不是整首歌曲,只是一小段旋律,也想不起來它與任何人、地方或事物有關。但這一小段旋律,會讓我們依稀記得這首歌多麼動人,自己當時聽這首歌的情景是多麼美妙,那些和自己一起聆聽的人是多麼可愛。這首歌的旋律並沒有什麼特別,但我們卻一直記著它,因為它會讓我們憶起自己所珍愛的東西;一旦回想起來,就會熱淚盈眶。我們本可記住它,但害怕失去自己所學來的世界。然而,我們也知道,自己學來的一切,遠不及它珍貴。靜下來想一想,是否還記得很久以前就已熟悉的那首古老歌曲,自己對它的珍愛程度遠勝過後來逐漸學會的喜愛旋律。

我們無法同時擁有慧見與判斷。

能看見卻不去看,反而盲目判斷,這是多麼地愚蠢。沒有必要去想像世界的真相是什麼模樣,在我們如實認識它之前,必須先看到它。我們能看到哪些門是開著的,哪裡是安全的,哪條路通往黑暗,哪條路通向光明。盲目判斷總會為我們指出錯誤的方向,而慧見則會為我們指出要去哪裡。為什麼還要臆測呢?學習並不需要受苦,溫柔的功課會讓我們快樂地學會,歡欣地記住。會帶給自己幸福的課程,我們必然想要學會,並且牢牢記住。我們想要否定的並不是這樣的課程,我們的問題是,學習課程的方法是否會帶來它所許諾的喜悅;如果相信它會,學習就不會有任何問題。我們現在還不是一個快樂的學生,因為我們仍然不確定慧見所帶來的會遠超過判斷;並且知道,自己無法同時擁有二者。

只要我們願意,就可以看見!

切勿忘記,盲人所“看到”的世界是出於想像,因為他們並不知道世界真正看上去是什麼樣子。盲人必須由間接證據來推斷能看見什麼,當他們因未認出的障礙而被絆倒,或穿過他們以為關著而實際敞開的大門而毫髮無損,他們就要重新推論。仰賴肉眼觀看的我們也同樣如此,我們看不見真相。我們據以推論一切的訊息是錯誤的,因此,我們會被自己沒有認出的石頭所絆倒,不知道自己能通過以為關著的大門。其實那門一直是開著的,等著迎接我們,只是我們不到而已。然而,真正看見的能力一直在我們身上;只要我們願意,就可以看見!

摘自:何興亞《回家的心情》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sog.hyh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64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