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白無罪者不可能會害怕,純真就是力量】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清白無罪者不可能會害怕,純真就是力量】

發表  Admin 于 周一 9月 26, 2016 5:32 pm

清白無罪者不可能會害怕,純真就是力量。

難道你看不出,脆弱的反面是清白無罪嗎?因為相信罪就是相信會被攻擊與懲罰,而心生恐懼,所以任何罪都是脆弱的。清白無罪者不可能會害怕,純真就是力量,此外沒有什麼是強大的。狀似有力的攻擊常被用來掩蓋脆弱,但卻掩蓋不了,因為不真實的一切怎麼可能藏得住呢?一個人只要有敵人,他就不可能強大;除非他認為自己有敵人,否則他就不可能發動攻擊。因此,相信有敵人就是相信脆弱,而脆弱並非上主的旨意。當我們相信有敵人、相信脆弱,就違背了上主的旨意,因而會覺得上主的旨意好似處處在與自己作對,所以會害怕上主,並把上主視為敵人。

我們可以作出選擇,讓認知為真理服務。

有兩個被造出來的兒子,他們都活在世上,卻沒有相會和相遇的地方。我們向外看到的兒子,是自己造出的心愛兒子;另一個安息於內的兒子,是上主的聖子,也始終在弟兄內,如在自己內一樣。他們的不同並不在於模樣,也不在於他們去哪裡,甚至不在於他們做什麼。他們各有不同的目的,正是這目的使他們和相似的人結合在一起,從此斷然分道揚鑣,各奔前程。聖子保留著上主的旨意;我們造出的兒子則服務於一個來路不明的意願,並希望它是真的。認知必然服務於願望,並且會產生極具真實感的表相,讓我們視以為真,並陷入其中難以自拔。但是,認知並非只能為特殊性所用,我們可以作出選擇,讓它服務於另一個目的。如果我們選擇將認知用於真理,而我們所看到的一切就會很好地服務於這一目的,並向我們證明它的真實性。

身體是我們模仿上主創造之拙劣贗品。

看著自己,我們會看到一個身體。在不同的光亮下看這個身體,它就會顯得不同。當一點光都沒有時,它就好像消失了一樣。但我們相信它還在那裡,因為我們依然能用手摸到它,聽到它在走動。這是一個我們想要讓它成為自己的形象,它是讓我們的願望成真的手段。它給了我們用來看它的眼睛、用來撫摸它的雙手,用來聽它發出的聲音的耳朵;它會向我們證明它的真實性。於是,身體成了一個關於我們自己的理論,除了它自己之外,不提供其他任何證據,也不讓我們逃脫它的視野。當經由它的眼睛去看時,它的軌跡是明確的,它會成長、凋零,繁盛、消隕,並且讓我們無法想像自己能離開它。我們在它上面烙下了罪惡的烙印,痛恨它的所作所為,認定它是邪惡的。但我們的特殊性卻在一旁耳語:「這是我心愛的兒子,我對他心滿意足。」於是,這個兒子就變成服務於父親的目的之手段。這個兒子和父親並不一樣,甚至並不相像,但依然是一個給父親提供他所想要的一切之手段。正如聖子的創造能帶給上主喜悅,見證祂的聖愛,並分享了祂的目的;身體同樣也會去證明造出它的那個觀念,並為它的真實性和真相代言。因此,身體是我們模仿上主創造之拙劣贗品,它是服務於我們的目的之手段,但這手段與目的是分開的。

知見只是在見證我們所教導的一切。

奇蹟課程無意教導我們無法輕易學會的內容,它所涉及的範圍並沒有超出我們自己的範圍,它只是告訴我們:當我們準備好時,屬於我們的一切就會來到面前。在世界裡,手段和目的是分開的,因為它們就是如此製造出來的,我們也是這樣認識它們的。因此,我們會按照它們原有的形式來看待它們。有一點千萬不可忘記,所有的知見在我們了解其目的之前,始終是本末顛倒的。知見看上去並不像是一種手段,而正是這一點使人很難明白,知見其實是我們想要達到目的所採取的一種手段。知見看似在教導我們所看到的一切,其實,它只是在見證我們所教導的一切罷了。它是願望的外在畫面,是我們想要讓它成真的意象。

摘自:何興亞《回家的心情》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sog.hyh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