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經驗揭密】現實之外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瀕死經驗揭密】現實之外

發表  Admin 于 周一 9月 26, 2016 6:46 pm

護士在我左側說﹐“我量不到她的血壓。”我可感到她試圖在測我的血壓。住院醫生正在測我的右臂。最後護士說﹐“我量不到。”“他媽的﹐”住院醫生叫道。

那最後一句話後﹐一切都不一樣了。最後我發現痛苦也有限度﹐我已經被釋放了。我感到胃部一陣激動﹐好像一個人從雲霄飛車上掉下來的感覺。這種“胃裡的蝴蝶”的感覺是我的內在的瞬間漣漪。我隨後正從我的病床左腳部位往下看。從我和病床的距離判斷﹐我似乎處身在天花板的一個角落上。我可看到床左側的醫療人員背部﹐我的醫生和那菲律賓護士的臉。

我對他們很惱火﹐因為我試圖和他們溝通但沒結果。我對躺在床上的我的身體沒什麼強烈感情。我幾乎對它不再熟悉。

我好像永恆之久地浮在那個地方。其實我想那只是幾秒或幾分鐘之久﹐但時間好像不再具有任何意義。時間似乎不適用﹐不相干了。我的樣子好像時間和任何東西都無關聯了。時間只和正常有秩序的人生方方面面有關。所以我在那裡待了一個片刻或者永恆那麼久。我很難說﹐但對我來說那是很長的時間。我知道我和我的身體分開但不知怎地又繼續生存著。我的生存部份和我的身體沒有任何關係。我完全自在而不再感到任何痛苦。我躺在醫院床上時感到的所有苦惱都不見了。我好像在溫暖的熱水澡裡泡著。

我還在醫院天花板上的時候倒覺得有些固定感。現在則有動感。我正緩慢地往上和往外移動著﹐角度稍為偏左。我察覺到自己被什麼包圍著﹐但不知是誰或何物。起初那似乎是一個霧濛濛的灰色的我。隨著我的往上和往外的行動加速﹐籠罩著我的霧氣似乎在遠處有個清楚結局。我記得開始前移穿過這個籠罩時﹐我的左方有一亮點使我看到一個雲般的隧道。我的隧道的牆外是一道閃爍﹐發亮的光。那光裡含有無數光點。那些光點正到處動著。有些光點走得很快﹐有些很慢。它們都在往不同方向散去﹐但彼此並不碰觸相撞。我唯一能下的結論就是﹐我所看到的東西像是正視太陽光束的景像。那些光點像是太陽光束裡的塵粒。我記得對自己微笑(或至少有一種快樂和知道的感覺)﹐即我和這些光點是同類﹐它們和我在不同現實之間一樣地旅行著。

我也很明白自己正在這個超渡過程中接受幫助。我有無數像我一樣的他人同伴著。他們好像都是我的家人…我不認識或忘記的家人。他們都知道我的一切﹐而且都在那裡慶祝著﹐安慰我﹐放鬆我以及推我前行。我沒有確認感﹐但我知道他們都在那裡幫助我。

我的隧道結構兩邊變得稀薄﹐但前頭的光呼召著我。我迫切地想抵達那光處。隨著隧道的兩邊越來越清楚﹐前頭的光變得越亮﹐我的速度越快﹐它越靠近。

我所感到的喜悅預期是難以形容的。這節骨眼上我對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毫無洞悉力。我不認為我死了。我知道我自覺像個幽靈或一個脫離肉體的人。我知道真正的“我”繼續在無塵世身體的情況下生存著。我有一種提昇的了悟﹐平安以及受保證的期望感。

當我接近那前方的溫暖﹐發亮的光燦時﹐我有一種純粹的欣喜若狂感。我在光的開端處。我是光之一部份。光是我的一部份…但那光不止如此。不知怎地我知道前面還有更多東西﹐但我現在不能再往前了﹐因為有件事要發生了。我覺得我回到一個以前就認識的地方。好像回家的感覺。我回到不止是我﹐也是一切永恆的起點。這很難解釋﹐但這又似乎很重要。唯一的比擬是﹐你好像在一個美麗溫暖的夜晚﹐望向清晰的星空的感覺。

你看著星星﹐無垠的太空開端處所瞥見的一種敬畏感。我所經歷的就是那種感覺。

在整個經歷過程﹐時間是沒有意義的。時間是無關的概念。那感覺像永恆。我覺得自己在那裡就是一種永恆。隧道沒有留下任何遺跡。沒有雲朵或霧氣。那光是純潔和至善的。我不再需要任何其他東西﹐我不再要任何其他東西。我正和我周遭的所有光点交流著。光點﹐其他人以及我都是永遠存在的光的一部份。我感到一種知道和理解一切的無限感。我完全自如自在。

然後光裡傳來一個信息。我得到通訊。我無從知道它從哪裡來或如何傳給我。那裡一個人也沒有。一個言語也沒有發。那思緒就是給我接收和接受的。我被提醒有兩個孩子的責任。我開始時有不同意的念頭…不只怎地。我不想改變任何現狀﹐我卻感到某種變化已經發生。我不再覺得前面有什麼好事要發生。我正被仁慈而堅定地“告知”我的義務。這個信息是最後的話…要傳遞的就只是這個信息。我記得感到一種想保住這種個經歷的張力﹐我想反對同時又知道沒有用。我知道隱藏在所有光的最偉大部份之內的﹐乃是引導我的智慧。我覺得像一個被親愛的父母堅持催上床的疲倦孩童。指令才是唯一的重點。我必須走。

在這片刻﹐我和這個光的有力部份作了最後一個溝通。突然間﹐我全看到了。我同時看到我是嬰兒﹐小孩﹐青年﹐成年的樣子。同一時間裡﹐我看到我曾經作過的每一件事﹐有過的每一個念頭﹐一切。我看到我一生當中視為重要的事件和人們。同時﹐我也看到似乎不怎麼重要的東西。我立刻都明白了我一生中的每一件事﹐也明白到別人對發生在我生命當中的事情的每一個反應。一切都在那裡讓我明白…每一件“好”﹑“壞”或“不重視”的事。

例如﹐我記得深知我六歲讀一年級時所面臨的一個情景。我在課堂裡﹐離休息有幾分鐘時間。嗇琳修女在教室前方的教桌邊上放了三張聖卡。聖卡乃是下課後我們班上的拼字比賽之獎品。我坐在前排﹐可以清楚看到卡片內容。中間那張描寫穿薄紗的守護天使正在守護兩個過橋的幼童。我好想要那張卡。我們都跑出去休息時﹐慾望驅使我偷了那張卡。我迅速把它塞入制服口袋裡。無人看到我。休息期間﹐我的罪疚感使我感到很不舒服。我溜回教室趁別人還在外頭玩耍時﹐把聖卡放回修女的桌上。

我在瀕死經驗中記得那次事件的每一個細節。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當時很清楚那個行動是非常錯誤的。雖然我即時糾正﹐但我“當時知道”嗇琳修女知道卡片被偷後的氣餒。我“知道”其他孩子看到桌上只有兩張而不是三張卡片的感覺。我真正“知道”的是我的行動對他人的反彈影響。

這是我的人生被回顧的方式。我對我自出生到瀕死經驗中的一生中的每件事以及和別人打的所有交道都有深度理解因而有深刻洞察。所有在光中的人都是我的人生回顧的證人。我被包裹在一種愛的感覺裡﹐有機會洞悉我的所有弱點。我突然明白我的人生的一些方面和光的永恆性之不協調。我現在也知道如何矯正這點。我的餘生從此被賦予了責任感。

我知道永恆持續的光裡還有更多東西﹐但我現在不能進去。看到我的生命遺留給我的印象是﹐我的生命是重要的﹐而且視我能夠深入那光的程度而有種意義存在。我的工作還沒了﹐而我的工作就是從我內在和家人之間開始。

如今我完全明白這個信息﹐因此我能夠退而接受即將發生的返回塵世的事。

隨後我得到一個禮物以緩和我的回歸…或者說至少那是我在此刻的闡釋。隨著亮度開始減弱﹐我的兩個孩子的形象出現在我的靈魂裡。在我擁抱他們的愛中﹐我回到醫院的病床上。
(待续)

<三草译作>
<<死亡好过一切>>
--濒死经验揭密
原作:凯文.威廉斯(Kevin R. Williams)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79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