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的量子跳躍】《走入寬恕的大門》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寬恕的量子跳躍】《走入寬恕的大門》

發表  Admin 于 周日 12月 18, 2016 9:46 am

當你意願寬恕時,作為一項珍貴的禮物,你就從囚禁的意識牢籠中跳脫出來,自由打破了頭腦框架的層層封鎖而帶來無限可能的量子之海,你變成一名真正自由的人。你的自由作為一個愛的集體而融入到人類全息意識之中.... 寬恕的量子跳躍 我們的人生並非你認知生命中的所有全部,生命若是一棵樹,你所知的這一世不過是其中摘下的一片樹葉罷了!

這個世界一再琢磨鑽研的就在這片樹葉的廣度上,但還沒來到能看見整個生命樹的深度,這裡所要談及的寬恕是涵蓋其深度的,它不僅在這一世形成拉扯,也在你的累世具有重大影響力。這個世界展現出對寬恕的理解仍停留在形式上的片段,認為一個人犯了錯(罪)基於公平法則必須接受審判和糾正,或基於神學觀點的條件式救贖,以便一個人能真心悔改,不再重蹈覆轍。因此,作為「身心發展」為首的社會運作,其結果就會導向如此。

然而,樹葉被蟲子吃了,問題並不僅在於葉子本身,我們最終必須指向樹幹的源頭去找尋問題的答案。 不原諒的本質 在下筆的那一刻,故事作家早已深識不原諒的結果會是極具毀滅性的,因此,不原諒不但成為暢銷書或電視劇中最常見的情節,它也真實鏡射整個人類世界衝突背後所要揭示的隱喻;不原諒被轉譯為對立,小則化為一個生活中的小磨擦,大則往往引發一場全面性的國際戰爭。不原諒在能量場中像一把銳利的倒鉤緊緊地將雙方拴住,相互排斥、纏繞不休,破壞性的能量導致一個人持續受困在衝突事件發生的原點上,這個創傷事件記錄著當下所導致的憤怒、悲傷、恐懼、羞愧和無價值感等,如同病毒蟄伏於末梢神經底層,等待相類似的情境以便尋找下一個引爆點。 當創傷事件所造成的痛苦足夠深入到某個點時,它的引爆性就可能轉為隨機發生的真實體驗;如果它是悲痛的,這個人就在無意識的悲傷中建構他的人生;如果它是不愛的,那麼這個人將持續經歷一個無愛的、殘酷的世界。

破裂的父子關係,可以讓一個人重複去體驗權威與反權威的生命課題,或者對性別極度認同或極度不認同的傾向;兄弟姊妹之間未解的心結,也可能造成一個人不斷掙扎於競爭與對立模式之中無法脫身。無論如何,除非你還沒受夠了你的人生,否則,寬恕的課題將迫使你放下身段,轉向過往的殘桓斷瓦中去追索,允許那段「消失的密室」在意願中的某個當下隱隱浮出水面。

走入寬恕的大門,情緒→理解→寬恕→愛流動 在SSOA中已有多篇談及寬恕的文章以及有用的意願,在此,我願談談自己的實際體認與掌握。寬恕之前,情緒必須先行於理解之前發生。當你希望寬恕對方時允許自己的情緒先獲得釋放,情緒釋放包括了憤怒、哭泣甚至是尖叫、謾罵;這與許多坊間的靈性教導有明顯的不同,壓抑自己或故作鎮定並無法換來對事件相應理解的所需空間;然而,你必須很警覺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直到當你再次重新返回衝突當下的那一刻,理解到對方同樣掉入困境的泥淖那一刻起,同時,你看見自己的無意識抗拒、攻擊和逃跑,你也看見了日夜受苦的自己…在受困的魚網中沒有人成為贏家。

理解說的是:「我終於瞭解你為何會做出那樣的事而對彼此造成了傷害,我理解到整個事件背後有一個讓你選擇那樣做的善良原因,我們並不完美,換成是我也可能會那樣…」而寬恕所說的是:「這是一場因與果的業力之舞,我瞭解到我也是整個事件的參與者,現在的我有足夠的意識看見這一點而選擇原諒你,同時也原諒我自己…並且我意願結束這場艱難的舞蹈。」 透過冥想時間將彼此帶入當下,讓寬恕的粉紅音調進入整個意想的畫面中環繞,隨後,意願痛苦被放下,寬容與接納經由心靈打開而流動,就在被靈魂擁抱的瞬間,你流下了真我的眼淚。允許能量場中的亢達里尼火焰充分地運作,業力持續燃燒,同時,意願召喚磁性光波進入到身體受損的緻密細胞中獲得了照亮,隨時間轉為健康磁性的新細胞。

愛被重新感召回來,寬恕是冬天的暖陽瓦解冰封的大地,冰雪溶化萬物滋長。當你寬恕,身體也在缺失愛而導致疾病的部位開始活絡而走向康復。積重難返之症不會在一夕之間回春,同樣,寬恕是一次又一次的清理,掌握越深成效越顯著,然而你可以隨時地去檢視成果,當你再次憶起那些畫面時,會是平靜的會心一笑?還是繼續在武裝你自己? 然而,你無法在寬恕之後滿心期待對方的同步反應,對方自有他們自己的課程進度,除非他們已準備好來到寬恕的大門,你唯一能掌握的是自己的內在變化,允許他們自己當前所表現的樣子。直到你的切身轉變隨時間影響了他們對你的態度,這是一場漸進的過程。 寬恕無效時 寬恕無效或有限時的主因往往是沒有獲得真正釋放,沒有真正釋放則心輪沒有完整運作,愛的流動是一種沒有苛責和內疚的暢快釋放感;寬恕成功的關鍵在於你是否覺察到它的影響力所帶來的迫切性?

經常的,男性提升者失敗於過度運作理性面,由於活躍的「理智體」傾向於過早看見寬恕完成的預先畫面,因此,男性普遍受到英雄人格的限制而跳過壓抑已久的痛苦,甚至會無視於痛苦的存在,而將寬恕事件當成包裹,有效率打包後送入流程而錯過情緒發洩所帶來情感的流動中(過去,我確實曾在這個部分深深受苦哪!)。

女性則剛好相反,女性提升者受阻於過度地運作情緒,豐富的「情感體」傾向於在事件中的受害者情境中打轉,雖然忘情投入,甚至淋漓地大哭一場,眼淚是催化劑,不僅重現了故事的情境,也允許內心受苦的掙扎得到充分洗滌,然而,過多情緒的氾濫終究沉溺在悲情中,最終,失去掌握的時機而無法再往前走一步,在此,我們看見男性與女性也分別被極化到極端極性的某一個點上,提升者在還沒領悟到身後真相的迫切性時,走向寬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傑希的黑盒子,劇本若是一條繩子,業力就成為繩子上一個個的結,繫在人生每個時刻,在寬恕的每個表層事件底下,往往存在著一個或多個業力會跟隨提升進程慢慢浮出水面,你可以透過高度覺察的冥想時間中找出原始致因的整體畫面,找出原始致因能讓事件找到一個縱火點,允許寬恕更容易去理解和更快速清理,然而,有時候創傷事件埋得很深,若是不知道原因的話,就意願它在睡夢時間以及其他恰當的時機浮現並逐一釋放,我們在這裡舉出一個典型的故事範例。

我們姑且將故事的主角稱之為傑希,傑希是一個充滿夢想的年輕人,由於他的創意在工作團隊間得到揮灑的空間,因此,頗獲老闆的賞識很快就晉升為公司主管,38歲那年,他擁有了自己的事務所,他的才華受到業界與客戶的肯定,在成功的背後他深深感覺到從未有的自我價值和存在性,然而,有一天苦候他已久的女友卻在他們相戀多年的某一天,黯然分手,他深愛著她,甚至已爲她做好結婚的準備,儘管事業得意卻難掩心中悲傷從此一蹶不振,他感到分離的背叛和痛苦,此後他封閉自己的情感也封閉他的創意,在一次旅行中他拜訪了一位智者,緩緩地打開了他心中的黑盒子。

在引導之下,傑希回憶起他落寞的童年,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家出走,他的心靈頓時感到心碎,由於太過於痛苦,在很早的時候他就選擇埋掉它和否認它,現在他恍然大悟,出於對母愛的渴望,過去以來他一直從交往的對象中尋找另一個對母親的愛卻遲遲不敢跨入婚姻,於是,他花了很多時間去處裡被遺棄感,當他再度原諒他的女友也寬恕了他的母親時,他不但釋放了長年中因創傷而導致身體相關部位的病痛,同時,也找回有愛的內在小孩。 在那次造訪中,傑希開啟了自己的靈性覺知旅程,並且學會去掌握自己的人生,他從既有的事業成就中轉向對生命的探索,同時也找到他的至愛,他們彼此欣賞惺惺相惜,一起共度了一段美好時光,然而,一些問題開始在他們之間出現,起初只是對事情不同觀點引起的小摩擦,後來裂縫擴大為對彼此干涉的相互指責,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他們嘗試要接納與包容但是又一次失敗於爭執。於是在冥想時刻他們被靈魂與祖先引導到更早的前世業力檔案中,他們發現那一世的祖先們彼此交戰,並跌落到相互猜忌與對立的敵對業力之中,直到他們又一次地在寬恕中原諒祖先並原諒自己為止。當他們在非物質層面看到兩人世界的更大畫面時,彼此間,突然明白自己所為何來?那不僅僅出於業力,也是基於一份靈魂的協議。

寬恕的禮物,寬恕是光之語的首要音調,為人類持有進化的第一把鑰匙,也是人類從意識跌落中返回的重要關鍵,寬恕在於一個人的意識程度與自由意志,你的提升程度有多遠?取決於你對寬恕的掌握有多少?要知道,並非每個人都能夠去寬恕,有些人選擇以此禁錮自己的心靈,然而,這也許是他們這一生中所能做的全部,正因此,我們能理解這一點而對周遭的所有人釋以同情,並給予祝福!

類在過去歷史中蒙受苦難,一如你眼前所見這世界的幸與不幸,無時不刻在反射出我們自己的內在狀態,人類皆來自於共同的根源,我們都是整體的一部分,所有作為對他人傷害的痛苦最終將回到自己身上,你無法再自視於外,愛是宇宙源頭的智慧,當人類在意識跌落的周期中再次覺醒,當你意願寬恕時,作為一項珍貴的禮物,你就從囚禁的意識牢籠中跳脫出來,寬恕打破了頭腦框架的層層封鎖而帶來無限可能的量子之海,你變成一名真正自由的人。你的自由作為一個愛的集體而融入到人類全息意識之中,當愈來愈多的愛與自由在全息層中運作時,世界和平那一天的到來就將成真。

資料來源:http://blog.xuite.net/tonycjones/twblog/150793837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381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