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將弟兄或自己視為有罪,並視另一個無罪。】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不可能將弟兄或自己視為有罪,並視另一個無罪。】

發表  Admin 于 周一 1月 02, 2017 5:36 am

離開了我們的弟兄,我們就無法接受或拒絕修正;但罪會堅持認為它能這樣做。理性會告訴我們,無法將弟兄或自己視為罪惡的,並依然將另一個視為清白無罪的。有哪一個自認有罪的人,會看到一個無罪的世界?有哪一個看到一個充滿罪惡世界的人,會認為自己是無罪的?罪會堅持認為,我們和弟兄必定是分開的,是不同的個體。但理性卻告訴我們,這必定是錯誤的。如果我們和弟兄是一體的,怎麼可能有個人的私秘想法呢?而看似潛入我們心靈中的私秘想法,怎麼可能對真正屬於我們的心靈毫無影響呢?如果心靈是一體,這就是不可能的。

我們為他人所選的模樣,就是為自己所作的選擇。

如果我們選擇罪而非救治,那就會給上主之子定下永遠無法修正的罪,並詛咒他至永劫不復之地。在這選擇下,我們等於告訴他,他被定了罪、是受詛咒的;並且他與我及他的天父永遠絕裂了,絕無回歸的希望與保障。我們如此教導他,也會從他那裡學到自己所教的一切。因為我們只能教給他自己願他成為的樣子,而我們選擇他是什麼樣子,也成了我們為自己所作的選擇。不要認為這是可怕的事,我們和他是一體相連的,這是事實,而非一種詮釋。除非事實與我們所珍視的東西牴觸,否則事實怎麼會可怕呢?理性會告訴我們,這個事實就是我們的解脫。

身體並沒有把弟兄和我們分開。

瘋狂是對理性的一種攻擊,它想要把理性趕出心靈並取而代之。理性從不攻擊,只會靜靜地取代瘋狂而已;如果神智不清者選擇聆聽理性,它就會取代瘋狂。然而,神智不清者並不瞭解自己有什麼意願,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看到了身體,並讓那瘋狂心態告訴自己:身體是真的。理性是不可能這樣做的;然而,如果我們想要保衛身體而抵制理性,那我們既無法瞭解身體,也無從瞭解自己。瘋狂有一個目的,將弟兄與我們分開,並相信它有辦法讓這目的成真。理性告訴弟兄與我們必然是結合的,身體並沒有把我們和弟兄分開,我們若認為身體能夠阻礙這結合,就表示自己已神智不清了。如果我們聽到了理性的聲音,就不可能視身體為障礙。有什麼能阻隔相連的一切?既然沒有什麼橫梗其間,只要進入某一部份,怎麼可能不進入其他部份?任何一部份怎能與其他部份隔開呢?理性會告訴我們這一切;不妨想一想,若真如此,這對我們會帶來什麼樣的啟示?

我們只要在瘋狂之境接受理性,就已擺脫它了。

沒有人能夠只為自己設想,正如上主不會無視於聖子而獨自思考一樣;只有兩個都認為自己處於身體中的人,才可能如此。沒有一個心靈能只為它自己設想,除非心靈認定身體就是它自己。只有身體才能彼此分開,因而並不真實,只是心靈投射出來的象徵而已。瘋狂之境不可能成為理性的家園,然而,只要我們看到了理性,就能夠輕易地離開瘋狂之境。離開神智不清的瘋狂之境,並非要我們前往別的地方;只要在瘋狂之境接受理性,我們就已擺脫它了。在瘋狂之境中,瘋狂和理性看到的是同一事物,但它們的看法截然不同。

摘自:何興亞《回家的心情》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sog.hyh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464
注冊日期 : 2012-05-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ccc2012.888bbs.tw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